他俩 一个穷疯,一个富浪,却都震动了画坛

茶宜精舍、云林、竹灶、幽人雅士,寒霄兀坐,松月下、花鸟间、青石旁,绿鲜苍苔,素手汲泉,红妆扫雪,船头吹火,竹林飘烟。—— 徐渭

 

在艺术家梵高的故事里,有三个关键因素:

一、穷

 二、有才华,但怀才不遇  

三、可能是个疯子

翻 看 中 国 书 画 史,还真有这么一位明代“梵高”,他叫徐渭,被称为绘画“疯子”。

徐渭

1521~1593年,绍兴府山阴(今浙江绍兴)人,原字文清,后改字文长,号天池山人,或署田水月、青藤老人、青藤道人、青藤居士等别号。有才华,毫无疑问,看看他的粉丝团:

郑板桥自称:“青藤门下一走狗。”

齐白石曾说:“青藤(徐渭)、雪个、大涤子之画,能横涂纵抹,余心极服之,恨不生前二百年,为诸君磨墨理纸。诸君不纳,余于门之外,饿而不去,亦快事故。”

吴昌硕说:“青藤画中圣,书法逾鲁公(颜真卿)。”

 

徐渭,《墨葡萄图》

明 徐渭 墨葡萄图 纸本水墨 纵116.4厘米横64.3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

 

说回徐渭,渭少年得志,这个早熟少年9岁就得到了山 阴 知 县 的 赞 扬,一 时 被 视 为 神 童,后来又被誉为“越中十子”之一。轻 松 考 中 秀 才,青年时代的徐渭胸怀大志,不 只 穷 究 学 术,而且研究兵法,探讨政治,但是在以八股文取士的科举制度下,徐 渭 到 41 岁八 次 乡 试 全 部 落 榜。

徐渭 荷花 立轴

后 来,徐 渭 为 浙 闽 总 督 胡 宗 宪,出 奇 计 大 破 倭 寇。

穷,也是真穷

……

徐渭晚年回归故里,穷困潦倒,变卖藏书数千卷,靠卖字画为生,死时除床上草席,一无所有。

徐渭 水墨花卉 立轴

还可能是个疯子:

1565年,胡宗宪被弹劾为严嵩同党, 后入狱自杀。徐渭恐受牵累,精神失常,自书墓志铭,并雇工匠做好棺木,蓄意自杀。

他曾用利斧去破自己头颅,血流满面,竟然不死;用三寸长的铁钉敲入左耳,又不死;用锤子击碎自己的肾囊,仍然不死。如此自杀九次未遂,精神状态几乎接近疯狂。

他杀死了自己的妻子。

1566年,怀疑继妻张氏不贞,仲秋之夜以钝器击杀张氏,张氏当场死亡,徐渭被革去生员资格,下狱七年,在狱中,他完成了《周易参同契》注释,揣摩书画艺术。

 

徐渭 辛未(1571年)作 风筝图

当 然 ,

徐渭和梵高之所以传世,是因为开创了新的绘画风格,虽 然 徐 渭 认 为 自 己

“书第一,诗二,文三,画四。”

徐渭 花鸟 立轴

徐渭的绘画新颖奇特,打破了花鸟画、山水画、人物画的题材界限,水墨大写意花鸟笔势狂逸,墨汁淋漓,是写意花鸟画成熟的标志。与陈淳并称为“青藤”、“白阳”。

与徐渭相比,

陈淳是个十足的“富二代”,

生活条件优裕,对做官也没什么兴趣,

淡于仕途,流连诗酒临泉。

陈淳

1484~1544年,江苏长洲(今苏州)人,字道复,后以字行,更字复甫,号白阳,又号白阳山人。

陈淳之父陈钥“为郡阴阳正术”,所谓“为郡阴阳正术”是明代官方设置的地方道教官,据《明史·职官志:4》洪武十七年设立阴阳学官,府、州、县各设一人,负责管理天文、占候、星卜、相宅、选日这一类行业的从业人员。

换句话说,陈淳的父亲是苏州府阴阳术士的最高领导人。

 

明 陈淳 墨芙蓉图 水墨笺本

 

陈淳自小生活环境优越,一直到而立之年,都在以文征明为核心的苏州精英圈子里受熏陶教育,他完全以道教作为对繁杂世务的一种解脱,一心在追求身心完全放逸,物我两忘之境。

 

明陈淳 草书七言诗 立轴 纸本水墨

 

现今存世最早的一件陈淳作品《湖石花卉扇面》作于1514年,陈淳31岁,父亲尚在世,画太湖石一,右上即旁边点缀朱红色小花,画上有文征明、祝允明、唐寅等题诗。

陈淳,《湖石花卉扇面》,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白阳先生墓志铭》中说,陈淳在父亲丧礼后,“意尚玄虚,厌尘俗,不屑亲家人事”,陈淳有意皈依道门,他的去世与酗酒及丹药毒害有关。

道家辟谷之术不只是不食五谷,而且要服丹药,如“五石散”之类,都含有剧毒汞等矿物质,这些经各种方法烧炼成的丹药,既是兴奋剂又是迷幻药,对健康的损害是致命性的。

陈淳晚年所作的一些书法作品,豪迈飞逸,往往以为是醉中酒精的作用,但更大可能应该是那些丹药的作用。

 

明 陈淳 春色烂漫 纸本 项元汴旧藏

 

陈 淳 晚 年,达到了自己的艺术巅峰期,他 的 独 特 风 格,对后世花鸟画的发展有较大影响。陈淳一生所作的写意花鸟画,始终交替运用纯水墨与浅设色两大类。他的淡彩作品,水墨八九分,而色彩只有一二分,且是单层罩上。

明 陈淳 花鸟 立轴 纸本

 

《洛阳牡丹图》是一件特殊作品,这是陈淳晚年所作。其用色鲜艳,胭脂加饱水分表现花中之王的娇媚,整幅作品的润色和湿墨在大面积中使用,主次分明。

明 陈淳 洛阳春色图卷

纸本设色 26.5×111.2厘米,南京博物院藏

 

陈淳晚年作品很少赋色,大多是水墨渲染的写意花鸟,明显摆脱了文征明和沈周的影响,把写意技法提高到了一个新的水平,开辟出由小写意到大写意的途径。

陈淳提倡漫兴墨戏的创作方式,“……故数年来所作,皆游戏水墨,不复以设色为事。”

明 陈淳 秋色满园 立轴 设色纸本

 

陈淳的画,多是一花半叶,淡墨欹毫,以剪裁取胜,尤其是长卷和册页中的物象,虽是一枝半叶,画意却没有“残缺”的感觉,反而是“一花一世界”。

陈淳拓宽了表现对象的范围,枯枝败柳、残柳知了、池塘河畔等等都可以入画,甚至将四季花卉集于一堂,随兴展示所喜爱花卉的缤纷姿态。

陈淳 秋江清光图 南京博物院藏

 

他的一系列花卉图册,内容丰富,笔法苍老,墨色精微,虽是方寸大小的小作品,给人留下的感觉却是整体的,而且是那样的熟悉和平常。

陈淳的花鸟画充满着田园诗般的情境和生趣,画幅不大,但神动有趣,耐人寻味。陈淳把文人画的平淡素雅表现到了极致。

陈淳《罨画山图》
纵55厘米,横498.5厘米,天津博物馆藏

 

1544 年,陈淳辞世,就在生命最后一年的夏末,他创作了《罨画山图》,这幅画气势磅礴同时也是他最重要的山水画。在近五米的长卷上,陈淳用宋代米芾、米友仁父子开创的云山画法,以迅疾畅快的运笔,淋漓恣肆的水墨,将江南秋山之烟雨空蒙、变幻莫测的景象融化在笔端纸上,笔墨肯定,气势如虹,一气呵成。卷尾行书自题,醇厚自如,与画浑然天成。绘画与书法均酣畅淋漓,毫无衰颓苍老之感。

 

鉴赏家王世贞说他:“生平无一俗笔”。

 

陈淳《罨画山图》

纵55厘米,横498.5厘米,天津博物馆藏

 

陈淳、徐渭的名字,意 味 着 中 国 画 的文人花鸟画大写意形态的完全成熟。

陈淳的人生态度是消极的,出 世 是 主 动 的,自觉的,因而他的画悠然意远,潇洒自得,有一种无欲无求的出尘气度。

徐渭的人生态度是积极的,其绝俗是被动的,无奈的,满 腔 的 悲 愤 抑 郁 倾 泻 于 毫 素,淋漓中尽见血泪与呼号。

他们的人生是如此的不同,却在艺术上书写着各自的精彩。

 

文章来源:艺术大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