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画家曹俊《千年一遇》作品解析

《千年一遇》

曹俊/ 2018 12

纸本水墨 矿物颜料

Once in the millennium

Ink-wash painting

300 x 94cm x 3

“人类最初的表达,就像是他的第一个梦,是美学性的”。语言和表达始发于“诗性”,后传之而达意。前人有云,诗是无形的画,画是有形的诗;如唐人王洽墨泼绢素,随其形为石、为水,虚实意境,道尽意中事,写遍眼前景,千年在此一遇。

Once in the millennium千年一遇 局部 / 曹俊

《千年一遇》是曹俊于2018年12月创作而成的,以三联张的形式呈现,泼墨和泼彩区隔空间,“色”与“华”、“素”与“玄”在山水之间对立统一,兼具时空之感。观者仿佛畅游期间,移步换景,穿越古今。山水画因“提神太虚”以及“散点透视”的空间构造,使其具有囊括宇宙心灵的空间之感。而中国传统与当代表现之间的对立与冲突,打破了时间的束缚,古今中外一一显现。

Once in the millennium千年一遇 局部 / 曹俊

中国画所画,是一种代表的意义。既集中在山水、竹石等,趋于单简,同时不言而喻的,也就是适合于表现壮美。此幅《千年一遇》更在心境,曹俊先生的‘心画’,南宗北邓观点里的‘气韵为书画的最高境’跃然笔墨之间,不温不火却气韵深厚。

Once in the millennium千年一遇 局部 / 曹俊 

山水之间的节奏粗略有致,虚实配合分化山脉,画忌六气,此境还需画家本身的心性、学识含括在中,古人所以传者,天地秘藏之理,泄而为文章,以文章浩瀚之气,发而为书画。此画中山水的构图走势对立而生,画面雄健而充实,中国儒家美学中就有揭示君子必须效仿“天行健”和“生生不息”的宇宙生命,以“自强不息”的方式参与宇宙的造化。

Once in the millennium千年一遇 局部 / 曹俊

曹俊出生于江苏,萧梁时期吴人画家张僧繇也是江苏人,世人赞誉他“笔不周而意周”,我们曾在曹俊的《文殊菩萨》中,通过曹俊对菩萨神态里凝视的表达帮助我们“转动心灵之光”。而张僧繇在吸收外来佛画或改造外来佛画上也做出了较大成就,相传他研究了王羲之的老师——卫夫人的《笔阵图》,而他僧画中的点、曳、斫、拂便从中而来。

Once in the millennium千年一遇 局部 / 曹俊

曹俊的绘画是来自于对书法的悟道,十六年泰山生涯,每一寸山石、每一块绿植,于天地间生存的体态早已了然心间……所以曹俊的《文殊菩萨》与《千年一遇》中同存有的禅意,佛教追求的寂灭,并非是产生自与“有情”众生截然相反的“无情”,而是产生自对人生的最大热情、最大执着。

Once in the millennium千年一遇 局部 / 曹俊

再看此画中山石、水流的大观已并非传统文人画的显现,加上科学的构成方式,书法的韵味,儒家美学强调下的气势和风骨,禅宗的解脱和“大自在”,怀抱清旷、情性洒然,是故气韵既已高矣,生动不得不至。

Once in the millennium千年一遇 局部 / 曹俊

曹俊的画面之中,肆意的泼与细致的刻画和布局,无序之间见章法。这足以体现出他对山川自然的敏锐感受,并将眼前之景化为心中,赋之笔下。山间云气浮动,峰峦秀起,回溪断崖,千变万化,颇有北宋郭熙之感。

Once in the millennium千年一遇 局部 / 曹俊

在传承传统文人画的气韵之下,兼具西方素描的光影明暗变化,气韵生动,虚实相生。山体具有体积感空气感,与翻滚浮动的云雾交错,云烟变灭烟霭之间,化静为动。山、水、云、气,混为一体,融景造境,似是而非。当中一抹彩,将山水一分为三。块状的色彩分割布局,类似于罗斯科和纽曼的色域抽象的表现形式。古今中外在山水之间的一场千年对话,就凝固于此。

真正用好材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指望偶然效果并非专业态度!材料,必须得听人的安排,才能彰显其高级的美感!__曹俊

Once in the millennium千年一遇 局部 / 曹俊

纽曼说过,“一道痕迹划过大气层;我力求创造一个环绕着他的世界”。他利用不同色域的区隔,将画面分割开来,“破”原有色块的“格局”,增强色域自身的能量以及表现力。曹俊以此为灵感,在画面中以一彩“破”水墨的黑白,一分为三。

Once in the millennium千年一遇 局部 / 曹俊

红、黄、蓝三原色为《千年一遇》中中联色彩的主要构成。德国色彩心理学家Heinrich Frieling说过,蓝色等于吸气,黄色等于吐气,而红色就是积极的行动。画面中色彩吐纳声息的气与山水的自然之气相辅相持,将观者带入画中世界。画不只是“一幅画”,而是一个能量场域,将观者包围,宇宙万象皆纳于胸怀。

Once in the millennium千年一遇 局部 / 曹俊

曹俊虽取西方表现主义之形,却与情绪化的抽象表现形式不同,非一味的激情表现,而是天赋自由理性驾驭。水墨虽具有随机性,但在材料的运用当中,既需要水与材料的配合,也需要人的“控制”和“调度”,计划与随机并存。除外与抽象表现主义外在色域的刺激不同,中国画则是有内在生发的,通过材料与水的律动呈现万物内在的灵性。

Once in the millennium千年一遇 局部 / 曹俊

泼墨,是写意山水中的一种表现手法,运用笔、墨、水、纸,相互碰撞交融、自然氤氲形成一种特有的肌理图像效果。《宣和画谱》中记载,“王洽不知何许人,善能泼墨成画,时人皆号为王泼墨。”作品《千年一遇》三联中皆以王洽与其表现盛唐的泼墨为启源,递进到当下。

Once in the millennium千年一遇 局部 / 曹俊

其联中,泼墨与泼彩相结合,大片群青色染天染水,天水交融,似云似雾,似海似潮。玫瑰色的山川遥相呼应,一副万物生发欣欣向荣之感。曹俊笔下的山水,展现了继盛唐之后又逢千年一遇之强盛国运的华夏,也真诚表达了曹俊以及海外爱国华人艺术家心系祖国的赤子之心。

Once in the millennium千年一遇 中联 / 曹俊

Once in the millennium千年一遇 局部 / 曹俊

曹俊在《千年一遇》的创作中,通过对光与影明暗关系的诠释,将散点透视与焦点透视相结合,更加科学的诠释山水,具有当代性。

Once in the millennium千年一遇 局部 / 曹俊

并且在山水意象的诠释之中通过泼彩,化山水为海陆延展了山水的意象,从而使得“山水”通过手中之笔展现华人艺术家的心中的爱国之情。而泼彩与泼墨的结合又将破了时空之限,化一为三,以当代的色域布局联动古今。通过个人绘画语言的传达,将数千年的东方文化之中“诗性”,展现在观者眼中。

文章来源:曹俊艺术研究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