藴文淡雅的画风–简评郭丰刚国画艺术

张锦田

郭丰刚的画,无论天地、山川、林壑、泉石、江河、湖海或梅、兰、竹、菊,都会给你一种典雅、冲淡、秀幽、清奇之感。表现了秀美一类自然风光的显明特征。先生以素朴的表现形式,秀雅别致的风光之美浸润人的精神世界,使你摆脱世俗功利之烦,在与自然之神交中得到心境与精神之提升,在凝神观赏中认同他这种美的表现形式,体验其中悠远,沉静的美感。

先生作品如此韵致,笔者以为有以下原因:

一、创作了有意味的表现形式

从先生98×90的《黄山松崖》、《黄山云海》、《太华雄姿》、《黄山深处》、《华山图》、《长江风影》;扇面21×26《漓江春》、《一江春水向东流》、《早春图》、《梅骨傲雪》,52×100的《红梅迎春》等作品可以看出先生在创作中对主体意识的表现和对内在尺度的把握,先生采取把生活中的直观和表象用内在尺度进行选择,提炼,概括,然后通过他自己的想象,虚构创作出了源于生活又不同于生活原形的作品,其各有各的情趣,各有各的不同意味,然而这不是客观的真实,而是在先生主体意识趋动中由心灵产生的再生美,是第二自然,是新的现实,是真实的艺术,是艺术的真实,是有趣味的表现形式。

二、虚实相生,妙韵无穷

先生的艺术形态表现了其具体性,形象性和切实性的笔墨技巧,特别突出的是在艺术创作中对“虚”的妙用,大大提高了其作品艺术性质的“空灵”感和无限的神韵。

中国历史上,道家务虚,虚中有实,佛家务实,实中有虚,道儒的相左相右,对艺术影响极大。数千来,构成了中国美术史上以统一完美为正统的观念,故此“知其白,守其黑,为天下式。” 清代苴重光说:“空本难图,实景清而空景现;神无可给,真境逼而神境生,位置相戾,有画处多属赘疣;虚实相生,无画处皆成妙境。”郭先生正是深谙此理,画山不画水,水自荡溢,画山不画云,云自涌飞。虽用墨简约,但气势神韵不凡,这是虚实相生,黑白妙用的结果。

三、蕴文淡雅的画风

艺术家的创作,表面只是一幅画,实际也是他思想和人格的表现。郭先生的作品是在其美学思想的指导下,对现实生活所表达的理想和意志的形象反映。从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出先生恬淡的人生态度,坦荡的胸怀气度,可以看出其对现实和谐社会及人民安逸生活的赞扬与歌颂,更重要的是从其作品中可以发现他深厚的文化蕴韵,丰富的艺术素养、沉静的心态、稳健的笔调、不疾不厉和含文包质的艺术语言,其每幅作品的表现形式都给人以温和、大气、清秀、典雅,余韵无穷的文人画感验。这是他蕴文淡雅的画风,也是郭先生独特的艺术风格。


One thought on “藴文淡雅的画风–简评郭丰刚国画艺术

  • 2019-04-08 at 19:27
    Permalink

    送你一片大海,让你一帆风顺;送你一个太阳,让你热情奔放;送你一份真诚,祝你开心快乐;送你一份祝福,让你快乐天天!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