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洪杰和她的琥珀收藏

赵洪波

赵洪杰收藏品

赵洪杰是一位居住在美国的收藏爱好者。起初喜欢珠宝玉石,后来对多米尼加琥珀情有独钟,不仅收藏,而且痴迷于研究。

一次偶然的机会,赵洪杰看到有人卖的琥珀与过去看到的不同,不仅净,透,“水头好”,而且通体透着珠光宝气,珀体中有昆虫、植物和说不上名字的包裹体,在太阳光下反射出迷幻的蓝、黄、绿等多种颜色,颗颗都精彩,正是一珀一世界。经询问知道是多米尼加出品的琥珀。从此她放弃了对翡翠、宝石和杂项的收藏,痴迷于多米尼加琥珀的收集和研究。

众所周知,琥珀是有机宝石,可以入药,也是佛家七宝之一,是由松,柏,杉科等植物的树脂从树体中流淌出来并滴落到地面经地质变化,掩埋地下数千万年,在压力和热力的作用下石化而成。

为了进一步研究琥珀,今年初赵洪杰还专程去多米尼加实地考察,和采矿者下矿井了解琥珀矿石在地层结构中的状态。多年来经过对大量的多米尼加琥珀样品的观察和研究,赵洪杰对于虫珀、蓝珀及其它琥珀的研究有了自己独到的见解,特别是对多米尼加琥珀颜色的成因发现了新的依据。她觉得很希望能与大家分享一下她的心得体会,她说她的这些新发现让人读起来像科普文章,但在百度上却是查不到的。

多米尼加的琥珀据说是由一种豆科植物角豆树的树脂石化而成。对于琥珀颜色的形成原因,赵洪杰认为有以下几点:

1.树脂从树体中流淌出来时,会粘附着当时周围环境中漂浮着的极微小的颗粒,其中花粉,树体挥发出来的物质,空气以及地表水汽。多米尼加属热带雨林气候,多雨,潮湿,在太阳的嗮烤下,空气中弥漫着无数的微粒。花粉是最重要也是最多的附着物,在高倍放大镜下面可以清晰的看到琥珀流淌纹上面形成明显的色带,同时,在有植物包裹体的琥珀中,比如树叶,明显看到树叶附着的琥珀中在叶体所有的被包裹的部位都有极漂亮的颜色,象孔雀羽毛的蓝色部份非常美丽,我们称之为孔雀蓝。包裹体中的花、梗及其它植物呈现的颜色不同,大部分所呈现的颜色是,红,黄,褐等多样化的。

2.多米尼加经历了火山爆发的地质变化,火山爆发使周围的环境温度升高,但是被陆地埋压的琥珀和在水源中的琥珀所经历的温度是不同的。琥珀体内包裹的微粒在高温下变化,也可能被碳化。(为了阐述方便,她把陆地上的琥珀称为矿珀,在水中的琥珀称之为水珀。)这就是为什么采矿者说蓝珀大多是在水中。有人认为是水中的物质经高温高压进入琥珀体内,因为发现蓝珀中有类似煤焦油的蓝色光。但是通过观察,发现蓝珀包裹体内的物质有被打破,漂移,重组和碳化的现象。应该是琥珀在高温下有融溶过程使体内的包裹体打碎,漂移,重组且碳化,碳化的物质是呈现蓝色的原因,同时蓝珀中也没有看到明显的流淌纹,但是看到有纹路重组的痕迹。

3.水坑的琥珀和矿坑的琥珀虽然同经历了火山爆发但是却经历了不同温度的洗礼,水中温度会高些,水深火热使琥珀融溶重组,琥珀中的包裹体高度碳化,气泡拉伸重组,包裹体中的小物体在融溶状态下漂移,随着温度下降,琥珀稳定下来。而矿珀由地层的埋护,琥珀体感温度低些,直观没有看到融溶迹象,也没有碳化到深一些的程度,但是可以看到琥珀包裹中的昆虫驱体,只有和琥珀接触壳体的部分是完整的,壳体内是空的。用浅显的比喻,水珀是在水中煮过,矿珀是体外裹了岩土的加热,欠了些火候,没有热到水珀的温度。因此说矿珀包裹体中的树叶周围虽然呈现局部蓝色,但没有融溶,重组,扩散至整个珀体中。

综上所述,树脂在树体中流淌出来时粘附着很多周围环境中的微粒,落下来经几千万年的地质变化,经历火山爆发阶段,在水中的琥珀经高温融溶,碳化,重组形成了蓝珀。矿珀经历的温度稍低些,没有达到形成蓝珀的环境温度,故只有呈现黄,绿及其它色。

赵洪杰琥珀收藏品欣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