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全盛彩墨绘画艺术作品简述(4)

程全盛

1992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文化产业促进会理事及书画院特约画家,中国剪纸艺术家学会副秘书长,北京工笔重彩画会会员,中国人民大学美术教育与绘画创作高研班导师。从事专业美术创作三十余年,擅长油画、国画、剪纸等,作品曾多次举办个人展览和参加联合展览,并得到广泛的关注与收藏。

1983年,作品《正月十五》获全国首届农民画展二等奖,赴挪威、瑞典等国展览后由中国美术馆收藏。

1990年,作品《黄河水 · 窑洞》获“中央美术学院90年度学生成绩展” 二等奖。

1992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民间美术系,获得学士学位,任中国华侨出版社美术编辑。

1996年,调入中国艺术研究院。

1997年,在北京沙特阿拉伯驻华使馆举办个人画展。

2001年,在阿联酋阿布扎比国家艺术展览馆举办个人画展。

2002年,在伊朗德黑兰国家艺术馆举办个人画展;时任伊朗总统哈塔米出席开幕式。

2003年,作品参加法国巴黎举办的中国当代艺术展。

2004年,出版编著《阿拉伯图案艺术》。

2016年,作品《鱼戏莲》、《生命的河》、《戏鱼娃》、《鱼娃追莲》、装置作品《生生不息》参加北京798艺术节第五届推介展——主题展:《深 · 呼吸》。

2017年,装置作品《方阵》参加芬兰北极博物馆——国际当代艺术作品展。

2018年,北京798感叹号艺术空间,举办“似锦如幻——程全盛彩墨艺术作品展”。

2019年,作品参加北京上上美术馆龙成国际艺术空间《斑斓》——当代艺术艺术家群展,《生命的河》参加第十四届艺术北京博览会。

寿桃舞鹤

 仙鹤是鸟类中最高贵的一种鸟,代表长寿、富贵,寓意健康长寿。传说中的鹤是一种仙禽,象征长寿、富运长久。  桃为长寿之果,鹤为长寿之禽,祥云相伴,共绘于青绿山水之间,寓意祝福康乐长寿,富贵吉祥。 画面中仙鹤和祥云的灵动,与青山的宁静,形成动与静的对比,色彩丰富美艳,造型布局疏密得当有序,给人视觉美感的愉悦。

鹤舞三多

 古传说鹤是仙禽,神人驾鹤升天,又有“鹤寿千年”之说,它是鸟类中吉祥长寿的代表。因此,在帝王时代,鹤被作为一品鸟而应用于有相当品级官的各种装饰中。

仙鹤口举石榴,踩于佛手和寿桃,在传统文化中,佛手因与福谐音为“福”的象征;桃寓意“寿”;石榴寓多子;三者组合一起,即比喻多福、多寿、多子孙。是留传中国民族文化中母题,表现人们祈求家族繁荣昌盛的吉祥纹。

福寿吉祥

 羊,即祥也。古代宫廷中小车多称羊车,即取意吉祥。古人把羊与祥通用,大吉羊即为大吉祥。用羊作装饰的图案中就有吉利、祥瑞的意义。羊天生丽质,象征纯洁珍贵。其性格温顺、易于驯服,在古人心目中占据重要位置,且被赋予了温顺,好运种种文化含义和象征。

中国传统文化中,象征福、寿的蝙蝠和寿桃在一起组成吉祥纹样,喻幸福长寿。 画中羊口含长着牡丹和寿桃的绿枝,蝙蝠口中衔着仙桃,犄角和前膝及后脚上站立彩鸟, 伴着祥云行走在青绿山间,寓意富贵、美满、吉祥。 整个画面以谐音和象征的手法来表示幸福、长寿降临。

仙鹿如意

作品采用中国传统经典“鹿衔灵芝”纹样。画中灵芝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美化演变而化生融合出如意、祥云等形象。故名称《仙鹿如意》。早在汉代,“商山四皓,渴饮山泉,饥食灵芝,隐居山野,胸怀天下”。 因此,“鹿衔灵芝”又寓长命百岁,万事如意。 仙鹿牡丹相伴,寓意富贵吉祥;角似树枝,象征福气多多;脚踏青山,表示靠山长久;灵鸟相随,喻意幸福美满。 画面构图饱满,色彩鲜艳,造型唯美。一幅令人神往的景象,似倾诉着动人的表象中蕴藏着祈愿的依托。

不息

这幅作品以鱼儿戏莲花为主题,“莲蓬”和“鱼”寓意为阳,而“莲花”象征阴。“鱼追莲”表“阴阳结合”、生生不息之意;“河流”则表示生命的延续,天空中白云、远处的高山、落着小鸟的老树、瓦房、玉米地和窑洞等是画家对家乡的片段记忆。。
以中国本土文化为根,以想象造型和色彩为基,刻画出一幅曼妙的生命之图。画中莲花喷洒鱼儿,鱼儿萦绕莲花,是对繁衍的思考,意在描绘生命的延续与不息。

山鬼

山鬼是《楚辞·九歌》篇名。关于山鬼的身份,中国民间有多种传说,女神,精怪,山神等。为祭祀山神之歌,所描写神姿态和衣饰,系一女性,内容多表现离忧哀怨之情。画中女人的手幻化为鸟,表达女性之灵;山下老虎被枝叶所覆盖,暗喻辟邪祈福。轻快的画风,充满想象构图,富有质感的笔触,鲜艳雅致的色彩,都给予这幅画十足的张力。

祥鹭

画面前面是一只展开双翼的鹭鸶,在它胸脯前有一朵祥云以及鱼戏莲场景;寓意“连年有余”、“一路荣华”;后面有梅花和喜鹊,寓意“喜上眉梢”;骏马和猴子寓意“马上封侯”;女人头顶牡丹花和凤凰,寓意“凤凰牡丹”;牡丹、荷花、菊花、梅花又代表四季,寓意 “四季富贵”。飞鸟代表自由;白云表示吉祥。背景衬托着延绵的青山和玉米地,蜿蜒的流水和池塘,寓意生命常青,背靠大山、水(财)长流聚集却不外流、富贵长久之意。从表现手法上来看,以现代构成及色彩描绘具象造型,但表现的却是抽象的传统文化概念,给予观者多样的视觉体验。

《国际艺术新闻网》 记者  王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