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师镜头下的非洲“红泥人”:世界与他们无关,他们自己也与自己无关

非洲最后的原始民族“红泥人”

——文明之外或文明之母

 文:西子    摄影:樵舍

在非洲生活着一支为数不多的族群——辛巴族,人口约2万左右,以游牧为生,是一个远离现代社会的原始部落。

这个部落维持着较为原始的生活方式,终年将黄油和红土的混合物涂抹在皮肤和头发上,因此人们称之为“红泥人”。

辛巴族位于非洲西南部的纳米比亚,是纳米比亚一个行将消失的原始社会族群。他们是非洲最后的保持原始生态的民族,为了维护他们的传统,他们选择了退守丛林,栖身于纳米比亚边远的、未被破坏的原始环境中。

辛巴人没有图腾,他们崇拜祖先、崇拜火,祖先火是维系民族的精神核心。

辛巴族人17世纪从安哥拉高原迁徙至纳米比亚,一度成为非洲大草原上最为富庶和强大的游牧民族之一。 

而现在,这一族群却面临着即将消亡的危险。

他们的这一原因,并非有如很多别的原始部落那样受到现代文明的冲击,文化的同化而消亡,而是因为他们本身的繁衍。

由于一种神秘遗传基因的缘故,很多辛巴男孩在15岁之前就夭折了。这导致多数辛巴族部落的男女性别比例严重失调(大约1:11)

这里的男子一般都要娶三四个妻子来保证人口的繁衍,即使这样,辛巴人的人口仍然在锐减。

 

摄影师镜头下的辛巴族

神秘奇特的辛巴人呈现在现代文明面前,自然是一道独特的风景。每天都吸引世界各地游客前往探访。近日,笔者微友、资深摄影爱好人士樵舍先生便飞往这块遥远神秘之地,用他独特的视角,用摄影家的视觉语言告诉一个不一样的非洲。

以上这些完全是在随机自然抓拍的图片,相信每个人看了都有所震动

 

一说到非洲,人们所联想到的可能多为落后、野蛮、贫穷。而这看看,这些孩子的外表样子,似乎真的一个个穷的“衣不遮体”了。然而,我们再仔细看他们的眼神,看他们的面孔,会发现是如此的灿烂、纯真、明朗,丝毫没有所谓野蛮贫穷的气息。

而这样的神彩,在我们现在的文明社会之中,无论是穷人家的孩子身上还是富人家孩子身上都是难以找到的。

他们就象原始森林的动物或植物,自由生长,充满生命的活力。

不仅孩子如此,他们成年人的面孔也是如此。

我们从他们身上看不到我们这些“文明人”脸上所常见的那种焦虑、疲惫、迷茫与欲望不能满足实现的痛苦。他们悠闲自在,从从容容,似乎非但世界与他们无关,就是他们自己也与自己无关了!

然而,我们却视他们为“野蛮人”,说他们在现代文明之外。

这不能不令人困惑:究竟什么叫人类文明呢?是发达的科学技术,繁荣的经济,高深的哲学思想,复杂的社会管理体制么?

——如果比这些,辛巴族人无疑没有半点的文明气息。他们非常没有什么科学发明,没有什么思想家哲学家,更是不会有如社会主义或资本主义这些复杂的社会管理体制。他们一切都简简单单遵从着他们原始祖先的习惯。

 他们活得如此的天然野性。

 但如果比幸福的感受,我们这些文明人却未必比得上了。

而任何所谓的文明若没有使人类更加幸福,意义又何在呢?

看辛巴族人幸福纯真的样子,实在无法对他们用“不文明”这个词。

 突然又想起人类的非洲祖母,也许我们的祖母最初就是这种样子吧?后来她走出非洲,想要去寻找更好的人类文明。

她走了很远很远,走了数百万年。走遍大洲大洋。

可是,找到了么?

也许,这样的原始非洲,不是在人类文明之外,而恰是文明之母。

 

文章来源:江湖西子  西子文馆 2019年7月19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