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如梦中——曹俊的自然绘画直觉

John Sallis

在聊到阿伯斯和莱因哈特与所谓的后绘画抽象派联系起来的是,不完全地讲,是他们对美学教义,而不是对绘画手段的迷恋。就像逻辑实证主义全身关注于哲学的纯粹的语言形式一样,那些依附于这场运动的画家关注着如何摆脱几种严格意义上只限于绘画的观点。美国批评家芭芭拉·罗斯这样写道:在自我定义的过程中,一种艺术形式将趋向于消除一切与其本质不一致的因素。根据这个说法,视觉艺术将去除所有超视觉的意义,无论是文学的,还是象征性的,绘画将拒绝一切非形象化的东西。

1

曹俊的绘画《如诗之水》灵感则来自于他在南极旅行时对大海的想象。这是一个纯粹的幻象,因为他独自一人站在船尾,除了水什么也看不见。然后他开始看到海洋的生命,表现在它早期的旋转中,颜色随着深度的增加而加深,它的颜色在蓝色的阴影中移动,几乎变成白色,但从未完全失去它的深蓝色。这些就是在绘画的视觉中呈现出来的特征,但又以一种明显可见的方式加以强调。

宇宙系列作品 / 曹俊 2019

 

山水画描绘的东西可能是一个真实的场景。按照宋代的传统,它们是山水的场景(山水的字面意思,被翻译为“风景”)。在大多数情况下,一座山是前置的,而其他山则退到远处;水以山脉和湖泊或河流的形式出现在主要山脉的基部周围。中国山水画的特别之处在于,它不仅表现了山的轮廓和形态,而且还表现了使山水画具有一定不透明程度的朦胧元素。

幽居养性图 Seclusion and Mind Nurture

曹俊 2019 / 04

已被美国波士顿学院博物馆收藏

 

正如郭熙所说:“没有雾和云的山脉就像没有花草的春天”。在曹俊的山水画中,大山的模糊形态是通过泼墨进行的。虽然由此产生的遮住部分山体表面的黑色区域并不是雾和云的复制品,而雾和云实际上会使山体变得模糊,但它们以现代的方式在视觉上表达了对山体的限制。

春消息 / 曹俊 2019

2

视觉也可能是完全看不见的自然视觉。绘画中呈现的视觉可能只是在虚构的视觉中或梦中的视觉中被捕捉。显然,它是想象力,也许是《大地霓裳》中的某种单一视觉。在这幅画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曹俊是如何彻底地打破了单纯依靠笔墨的中国画的张力。相反,他证明他像孩子一样被颜色所感动。在这幅画中,人们想象的是,陆地甚至整个地球隐藏在一种颜色的包裹之下,彩虹及其全部色彩已经倾倒并在陆地上传播,沿着这片土地的某些轮廓,同时用这种颜色来装饰它。

空间系列作品 / 曹俊

宇宙系列作品 2019 05 / Cao Jun曹俊

3

在其他画作中,宇宙的想象力正在发挥作用。《在穿越时空的星河》中显示了宇宙的景象。它是对一个巨大的空间、时间的想象,在这个空间中,宇宙的形成和毁灭力量以如此巨大的规模塑造事物,只有想象才能理解这个事件。在极其冗长的(680cm)绘画《寻梦空间》中,这景象完全是梦幻般的。

穿越时空的星河 / 曹俊

寻梦空间 局部 / 曹俊

 

工作就像一场梦,要像梦一样去体验。一个图像从一个图像漂移到另一个图像,而不形成任何序列或模式。第一形象出现溶解,另一个,甚至几乎没有任何决定性的影子,另一个同样神秘。图像从一个到另一个地方,一个人的视力在缓慢移动的长度绘画,像是在梦中。

 

(作者 John Sallis为美国波士顿学院教授,著名哲学家、艺术评论家)

 

天地正气 / 曹俊

千年一遇 / 曹俊

紫阁青云 局部 / 曹俊

 

(文章来源:国际艺术大观 2019年7月19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