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辉玉润一一中国金竹国画首创者柴寿武专访

《国际艺术新闻网》特约记者大奔

今年7月在多伦多举办的一个书法展览会上,书法协会前任会长兼永久荣誉会长陈汉忠先生递给我一个“柴寿武金竹国画特展”的请柬,告诉我被誉为中国金竹国画的首创者、当代金竹第一人柴寿武先生,将在多伦多举办前所未有别开生面的金竹画展,非常值得一看。

8月17日以“传播中华文化,弘扬国粹书画”为宗旨的《金辉玉润一一柴寿武金竹国画特展》开幕,整个展厅被柴寿武的金竹国画辉映的金碧辉煌。特别是他那“画中有诗,诗中有画”,诗画互映的艺术特点,令人交口称贊。柴先生本人亦风趣幽默,出口成章,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当日因故非常遗憾地提前离开画展,未有机会欣赏到柴先生的金竹国画现场示范及其创作技巧讲解。

两日后我再去展馆观摩展览并拜访柴先生。他很平和,给我的印象是言谈举止幽默儒雅,行为装扮清爽干净。谈话中得知他与金竹之缘始于1985年,他赴广西柳州写生时邂逅金竹,深深被那金灿灿、顶天立地的金竹吸引并震撼,一个灵感闪现脑际一一一画好中国画史上少有人画的金竹,是上天赋予他的历史使命!在人们的记忆中,竹是绿色的,古人有“绿竹高松无俗尘”的诗句;在国画中,竹是墨色的,唐代的吴道子、宋代的文同和清代的郑板桥都是画墨竹的名家,其实自然界中并无黑竹。柴寿武决心将生长在山间野壑中的璨璨金竹“移植”到画坛文苑。他从野外写生、砚边求索到案头挥毫,画稿盈箱,废笔累箧,终年累月挥毫不已,转眼间已经34年了。历经34个寒冬酷暑和春秋更替,其金竹国画日臻完美、独树一帜。他以由其首创的璀璨金竹,讴歌时代辉煌,寓意富贵祯祥,由此荣获中国金竹国画首创者与当代金竹第一人的殊誉。期间,他在编辑出版多部金竹诗书画集的基础上,又于2018年编辑出版中国画坛第一本金竹绘画技法专著——《柴寿武金竹国画技法》,一经出版就被争购一空,由此奠定了其金竹国画在中国画坛中前所末有的历史地位。

柴寿武岀身于书香门弟,自幼深受家庭熏陶而喜爱书画艺术。他的母亲就是一位绘画、剪纸、绣花全能的大家闺秀。他从小看着母亲纸上的花卉、剪中的窗花和绸中的绣品感到十分神奇。他充满好奇,总想探索模仿。在缺少纸笔的年代,他就在湿润的沙滩上,望着河中的风帆、水中的鱼虾和飞翔的小鸟,不停地画,画完抹平再画,由此练就了他的“素描”功底。他的聪明和灵性还表现在他对色彩的天然感悟上,在沙滩上画画无法表现绚丽的色彩,怎么办呢?他将宽大的向日葵绿叶捣烂做绿汁,再将其花瓣做黄色,将凤仙花捣烂充当红色,再将成熟的桑椹捣烂成紫色……。就这样,一幅幅彩色的画图就出现在他那年幼的笔下。此外,他对毛笔书法也表现出一种无名的天赋。一次父亲见他的两页毛笔字作业被老师画了很多红圈以示肯定和鼓励,竟然不信是儿子所写,逼问是谁替他代笔?他在自尊心受屈的情况下当面重写一遍,父亲在亲眼见证了自己儿子的毛笔字后,从此默默地给儿子磨墨助写,以示歉意和支持。就这样,他在家庭的熏陶中,在大自然的钟情中,在灵感和悟性的启示中,逐步踏入了艺术圣殿。

他在南开大学哲学院学的是美学专业,在美学中他又闯進冷僻孤高少人问津的灵感圣境,毕业论文的题目就是《灵感初探》。著名美学家童坦教授起初并不同意他选写这种“高处不胜寒”的深奥论文,他则一意坚持,并且对导师说:如果您认为我的论文逻辑严密,论述顺畅,论点鲜明,论据充分,给我及格就可以了。结果他是最后一个得到分数的学生,导师竟给了他85分的高分。记者好奇他的这些灵感究竟是来自天赋还是直觉,他像一位哲学家解答:灵感是迸发出来的、是从潜意识中突然闪现的思想灵光,是转瞬即逝而又能量巨大的创造性思维。而直觉是意识的本能反应,不是思考的结果,所以灵感是心灵反应,直觉则是一种生理反应。

柴寿武有着深厚的文学根基与旷达高迈的心境。他自幼接受中华传统文化的熏陶和洗礼,陶醉于词诗翰墨的研究与创作中。这次在加拿大的特展作品,题材新颖,体裁多样,无论四尺全幅、斗方、圆光和扇面作品,无不是诗情画意,相映生辉,笔趣墨香,相得益彰。他将虚怀若谷、坚守气节、淡薄名利的心境,以明洁清朗的笔法,融汇于彩墨之中,显现出开阔通达的风度。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搜寻了一下有关柴寿武的资料,发现这位南开大学哲学院美学专业的毕业生,在艺术界已经成功地闯出一番新天地。他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天津市美术家协会荣誉理事、(香港)国际书画名社总会副总干事、中国书画报社编审、天津市书法家协会会员、天津诗社会员、天津民建书画院副院长、中国诗书画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其书画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大展并荣获奖项。

对于“成功”的定义,柴寿武有他独到的理解:成功不是以名利与地位的攀比而定位,而是以人生目标与自我价值的实现和对民族文化发展的贡献为座标。他认为自己的人生目标已经初步实现,他由衷感恩上天的厚爱一一一赋予他绘画金竹的历史使命,他很享受作为一个首创金竹国画的艺术家,能够得到国内外书画界的普遍认同与尊重,享受生活为他的绘画创作提供不竭的艺术灵感,享受这些神妙的艺术灵感为他的金竹创作提供了不竭的艺术源泉,他更享受与艺友同道海阔天空的倾心畅谈……。所有的这些享受都让他愉悦并保持着一颗年轻不老的心态。比如,在他70寿辰那天的家庭晚宴后,他欣然画金竹自贺,钤引首章:“乘物以游心”,题款为“古稀稚子”,由此可见其雄阔达观的心境和以其青春勃发的精神,乐享艺术人生的美好愿景。

“笔墨当随时代”,既是艺术发展的金科玉律,更是当代书画家的艺术使命——笔歌墨舞,为时代讴歌,为民生祈福。柴寿武以金竹这一生长在自然界、现今由其首创并已驾轻就熟于自己笔墨之中的独特国画形式,歌颂着辉煌的时代和繁华的盛世,祈愿着社会的和谐与民生的幸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