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修车老头”的国画

前段时间,一位“修车老头”在网上炒得火热。这位老头,在修车摊铺上一张满是墨痕的毡子,上面展开宣纸,以修车的扳手为镇纸,刷刷点点过后,一幅水墨淋漓、栩栩如生的国画便摆在面前。

 

人们对他的关注,无疑来自于“修车老汉”的身份与技法高超的画家之间的身份差距。

 

修车老头是谁?

说他是“修车老头”,对也不对。对是因为他的确是修车的老头;不对,是因为他并不是以修车为业,而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画家,而且还是个很有实力的知名画家。

 

这个“修车老头”叫石溪,姓季名德祥,字石溪,1965年生,辽宁营口人,现居北京,中国当代大写意画家。从很多年前,他就做起北漂画家,且在北漂之前,他就曾立下誓言:不拜码头、不搞圈子、不吃人脉。

石溪平时没有画家的那份矜持与张扬,而是低调且平易近人。他的生活很简单,一心作画,潜心艺术,不被一些世俗所牵绊。闲暇时,石溪先生偶尔会修理一下自行车,并自谀“修车老头”。大家有没有发现,修车和作画,都是需要手上功夫的。

 

画中充满写意精神

石溪的画,让人看到八大山人、齐白石的影子。石溪先生绘画作品中的“鸟”,懂的称它为“思想鸟”,不懂得称之为“流氓鸟”。但只要您细观其画中“鸟”,它会让你浮想联翩,将您带入一种意境。石溪先生的绘画风格真是独树一帜,其作品也迷倒众多藏家。有土豪就曾狂砸他一万幅画,坐等发财,并告诫自己的子女务必好好收藏石溪的画。

 

石溪画作用书法线条为骨,用墨之五彩做肉,既传统又创新,是用心灵来做画,真正做到功夫在画外。尤其在画鸟方面,给鸟注入了灵魂,称之为思想鸟,打破了大部分画家终生禁锢传统不敢越雷池一步的做法

写意,在当代的画坛越来越缺失,看过几届全国美展的国画作品,好的写意画几乎绝迹,人们更多崇尚的是精巧、精致的工笔,纵使色彩再艳丽、技巧再精湛,却越来越偏于淫巧。

并非工笔画不好,而是从学院到社会机构,这种工笔画是可以培训出来的。而作为独具东方气质的写意,是培训不出来的,它需要技巧与精神兼具,才能有好多笔墨表达。

 

修车背后,是个站直身板的画家

一个还算成功的画家,却跑到路边从事濒临绝迹的“修自行车”,这怎么看都像是行为艺术一般。但想想历史上的著名画家们,明朝的“疯子”徐渭开创了大写意先河,清朱耷乃和尚影响画坛几百年,齐白石科班木匠,成为新中国伟大的艺术家。英雄不问出身,也不需问前程。你可以深居书斋,你可以走上庙堂,所以,你也可以走向街边。

石溪曾写过一封致全国书画家的公开信,其中写道:

当下的画家怎么了,在“名利”面前如此的脆弱,什么抢名头、买位子、拜码头、傍名人,文人的气节风骨去了哪里?常言道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岂能区区小利遮住双眼,成了没有灵魂的臭皮囊,忘记了追求艺术时的初衷。画友们站直了,挺起腰杆,堂堂做人,好好画画,才是正道。

名利、身份当前,当代画界可谓全军覆灭,“修车老头”石溪横空出世,画坛为之一震。

总结

人生是一场修行,书画何尝不是人生的修行方式之一。一个老头,修着车、画着画,淬炼着自己的人生。他所作的,在一些人眼里或许没有意义,但在另一群人眼里,却犹如黑暗中的明星。

踏雪寻梅,寻的不是梅,寻的是风骨。

文章来源:书法田园 2020年3月5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