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刘文进和他的“中国式油画”

《国际艺术新闻网》特约记者大奔

 

刘文进,字济源,其创新的意象油画语言风格为中外油画史所独有,首开用中国画的作画程序、方式创作油画作品,其作品体现出独特的中国文化精神和意象性审美特征,被誉为前无古人的“中国式油画”,为丰富世界绘画语言做出了独特贡献,被编入《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大红袍”),在画坛上留下了个性化的足迹。

 

刘文进生于辽宁营口市,早年学画于鲁迅美术学院,后于长春电影制片厂从事电影美术工作。20世纪80年代自学编导,潜心现当代电影美学理论著述,探索电影语言的表现力,著有电影美学里程意义的论文《论电影的审美功能与特性》和中国电影史上具有开拓意义的黑色幽默电影剧本《别无选择》,被业内称为“怪才”,电影局长破例荐其任导演。

《琴魂》  70㎝×50㎝,2013年作

 

1978年创作大型作品《广场上》,批判文革专制主义,理论家称其为最前卫作品。

1990年著文《探索中国意象美学》,重新认识中国、西方传统文化与现当代文化特质。

1992年弃影移居北京做职业画家,以具象作品“少女”系列轰动海内外,该系列作品以其亚宗教因素具有批判精神荒芜的美学价值,得到官方及国内外众多艺术机构的代理邀请。

《观世音菩萨》  60㎝×50㎝

2013年作

 

2004年秋,开始意象油画创作,其“洋为中用”的文化自觉及艺术创新成果将对中外画坛产生积极、深远的影响。

刘文进的艺术功底深厚,创新学术基础扎实,得到了邵大箴、詹建俊、陈传席、彭锋、肖峰、钱文忠、王镛、邹跃进等众多专家权威著文赞誉推介,得到了国内外广大观众、要人及媒体的认同。

刘文进的意象油画创作绝不是简单的将中西方绘画元素“拿来”后的图像性产物,在其背后,用以支撑的是一套独立且完整的理论价值体系,也是刘文进从艺多年来一直贯穿其创作始终的艺术语言脉络的延续,更是其艺术观点在新时期的直观体现。

《林黛玉》(局部)

130㎝×60㎝,2008年作

 

刘文进的意象油画创作是站在了东西方文化融汇的高点,将油画的物理性和水墨的书写性加以结合,用中国画的“写”取代了油画的“画”,在消解与共生间、开创性的把绘画的固有界限打破重组,使之成为了一种具有全新面貌的独有化艺术创作。

关于刘文进意象油画的缘起,当回溯到上世纪80年代初期。当时他读到一本《西方科学前沿和东方神秘主义》的书。书中明白地说西方近几百年的科学前沿成果正在证明东方智者几千年前曾经的智慧前瞻性。1988年7月,全球70多位诺贝尔奖获得者集会巴黎,他们一致认为,只有中国2500年前的圣人智慧才能解救人类免于现代灾难。

《绿水青山》

50cm x 40cm  2014年作

 

这之后,刘文进开始注意寻找相关书报,增加这方面的知识,并认真思索。海外知名学者徐复观先生的著作《中国艺术精神》当时给了他重要影响,他恍然悟出中国人在文化、艺术上只能走自己路的道理。

在今天过于物质主义的全球文明时尚中,刘文进认为重新呼唤中国传统艺术精神,尤其是玄远淡泊的道禅精神与和谐共荣的儒家思想,对于反省人类文明、文化艺术的现代危机有极强的现实乃至未来意义,将启发创造中国人自己的艺术风格样式并放射出人类新的人文之光。

在刘文进其后的电影艺术生涯和后来重返画坛的油画创作实践中,始终不间断地沿着这条漫长而又值得前往的道路探索。

《丽娘遊园》  50㎝x40㎝

2013年作

 

十年磨一剑,2004年刘文进开始意象油画创作,至今已经历了16年岁月的磨砺,其作品堪称炉火纯青。他认为东(中国)西方文化自成体系,各有鲜明特色,可以互补却不可替代,中国文化的哲学基础即物我(天人)合一的一元论,西方则是二元对立的二元论,因此东方文化、艺术必然是主客合一的山川即我,我即山川,必然是眼中、胸中、手中三竹“之竹”合一的完美和谐统一,不可能产生西方式的绝对抽象艺术,也不会产生所谓的绝对客观的“再现”式艺术。

《诗仙太白》  30㎝×50㎝

2005年作

 

中国文化基础的象形文字汉字,决定了中国文化的模糊性和相对多义性。中国文化基本是“儒”、“道”、“释”的汇流。儒家的“中庸”在绘画上体现为“似与不似”的意象性。道家的脱俗“仙风道骨”、宇宙观的神秘性,佛家的“色即空、空即色”及“悟”的思想都决定了中国文化的神秘性,因之必然重视艺术作品中意境和神韵的审美范畴,三种文化都极重人格性,因之又都集中体现为中国文化另一特质“雅”。在表现方式上,道家的有无观(虚实观)及佛家的物“空”观体现为中国艺术中的空灵、留白及重“虚”。西方“形而上”(唯心)“形而下”(唯物)两大哲学思想决定了西方艺术具像、抽象两大源流,中国则是“道”与“器”之间的像,是中间状态的“符号”性,非我非物,亦我亦物,即“意象性”。这些在刘文进的意象作品中多有反映,从他作品中能看到展示东方文化景观和中国古典诗情画意的普遍艺术特色。日本“角王”画廊美术总监绵贯一郞曾说”透过刘先生的画可以看到中国三千年文化”。

《曲苑风荷》  91㎝×45㎝

2010年作

 

刘文进认为东方没有绝对的“人神对立”,人即神,神即人,万物皆有佛性(神人一元论),因之重天才灵感态下的偶发性,不可知性,自然天成性,重像外之意,意外之像,因之中国艺术重“品”位,心灵陶冶,而非仅仅重“视觉冲击”(西方现代艺术一味强调视觉冲击的感官性而非心灵性)。中国艺术重创作过程中的“状态” (灵感态、气功态),重“神遇而迹化”,创作过程即忘我的审美愉悦过程,因之重“写”而非工匠式的“制作”,中国文人画尤远离匠意。

《出水芙蓉》(荷韵)

 100㎝x81㎝,2000年作

 

刘文进在西画的油彩下将中国画写意人物、山水诠释得准确而有意境,将两种绘画形式融合得自然而不突兀,寥寥几笔,韵味十足,不能不说画家对油画技法的掌握和对国画的认知程度等非常之高。邵大箴先生曾评价刘文进的作品说,“面对这样的画作,我们已无法为其归类。从创作手段方面说,这些画当然归属于西方油画;但是,透过画面,郁郁勃发的却分明是一股延绵数千年的中华精神。” 中国艺术教育家冯远也说“刘文进的油画很好的表现了中国画中的意境美”。

《大唐舞娘》 60㎝ x 50㎝  2010年

 

中国油画在本土化的过程中,重要的在于其文化内涵、精神特质即“道”的层面上吸收本民族的东西,而非仅仅外在的在“器”的层上靠拢民族艺术。当代全球艺术在其大融合中,肯定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重要的在于一个民族的主体、主流艺术不应丢掉本民族几千年的文化优势,文化精神的精粹,而舍本求末去追潮流,现代文化亦没有人为的统一模式,它应是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精神和当代艺术家个性及当下时代文化特质的共同体现。刘文进很好地把握了这一认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