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青写醉见风骨——品读邓尚贵的艺术精神

李兰春

 

画家邓尚贵,古稀之年,秉承“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责任和担当,挥毫泼墨,谱写《希望之光》。《希望之光》气韵生动,墨色丰富,水墨酣畅,苍劲古朴。以形写神,形神兼备,虚实相映,传情达意。构图大开大合,右边荷叶细碎,寓意风暴;左边荷叶完整,凸显美好;一朵清新淡雅的荷花,寓意希望之光;鲜活灵动的鱼儿,充满对生命的弘扬。《希望之光》充分体现出一种“生”的文化,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在邓尚贵的花鸟画里,无不体现出这种鲜活的生机,一枝一叶总关情。《盛世展雄风》大刀阔斧,几笔泼墨,写出昂然挺立的雄鸡,红冠袅袅,张嘴鸣唱:“盛世展雄风,高歌颂太平。一鸣惊沧海,五德扬七洲。”他从纷繁复杂中抽离出精髓,高度概括,赋予雄鸡人的形态和情感,仿佛一个少年郎,“东临碣石,以观沧海。”

《希望之光》 国画 69cm×138cm 2000年

 

他这种“以形写神”“以象取意”的表达,展示了他简笔传神的功力,凸显了他内心强大的家国情怀。走进他的山水画,仿佛走进了一个世外桃源。山峦起伏,硕果飘香,牧童短笛。勾线与泼墨交替,浓淡与干湿辉映。在他的山水画里,“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体现得出神入化。黄宾虹有言:“有形影常人可见,取之较易;造化天地,有神有韵,此种内美,常人不可见。”而邓尚贵将常人不可见,通过绘画语言,变得常人可见,实在难能可贵。

《笑傲江湖》 国画 88cm x 68cm  2000年

 

中国画不仅是一种民族绘画的技艺,更是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唯有寻根溯源,专研学习,方有可能开拓创新,更好的传承和发扬传统精神。《醉月无心归》用色泼出醉罗汉的头部、面部和一双踏实的脚,细线三两笔,勾出罗汉身形、眉眼,粗线写出酒坛轮廓,浓墨随意泼出酒坛的体积,淡墨写出一弯新月。这一切看似漫不经心,却在有意无意间体现画家的匠心独运,运筹帷幄了然于胸。整个画面知白守黑,对比强烈;酒坛的厚重衬托月亮的轻盈,在矛盾中力求和谐;醉罗汉惟妙惟肖的神态和内心的恬淡惬意更添作品的雅趣。

《醉月无心归》国画 88cm×68cm 1989年

 

《糊涂罗汉》从头开始往下经过眼脸、脖子、胸腹,一气呵成,完全的块状泼墨,人体的结构准确无误;浓淡水墨泼出挥洒的袈裟,几根有力的线条勾画出腰带、裤子轮廓,细致入微地点染出糊涂僧的脚板、脚趾。背上的酒葫芦因为醉态远远甩出去,两根弹性十足的细线抛在空中,增强了画面的动感。最后画龙点睛,体现出糊涂僧既糊涂又明白的心里状态,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无可名状,那么难以言说。整个画面浓淡干湿变化多端,糊涂诗“糊涂僧酿糊涂酒,酒醉糊涂笑糊涂。糊涂只因醉,醉醒不糊涂。糊涂醉醒欲成省,醒世畅饮不糊涂”利用现代美学的原理书写,极具视觉冲击力。而他那来源于汉简、瓦当厚重凝练的个性化书法,让整个画面轻重缓急,高低起伏,仿佛听见遥远的琴声宛转悠扬,百转千回。石涛强调“一画”,一画首先构成整体,一气呵成,把心中的情感酣畅淋漓的表达,如同波涛汹涌的江水,一泻千里,然后刻画细节,犹如娟娟细流汇入大海。

《糊涂罗汉》国画 68cm×58cm 1993年

 

“一画”说起简单,其实很难,如果没有刻画形体的超强能力和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厚积淀,就做不到以形写神,写神达意,意境深幽。邓尚贵的《糊涂罗汉》让我联想到梁楷的《泼墨仙人》、文同的《墨竹》、青藤的《墨葡萄》,无一不是一气呵成。泼墨先生梁楷、墨竹文同、墨葡萄青藤,他们将自己融入作品,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引发千百年来人们强烈的共鸣,“问渠那得清如许,唯有源头活水来。”邓尚贵何尝不是将自己化身为糊涂罗汉、逍遥罗汉、憨罗汉、眼镜罗汉。如同苏轼说文同:“与可画竹时,见竹不见人。岂独不见人,嗒然遗其身。其身与竹化,无穷出清新。庄周世无有,谁知此凝神。”《晚风》纯粹的泼墨,水乳交融,墨色生香,形神兼备,不用线条,却有雕塑之感。毫无疑问,他将中国水墨发挥到了极致,将女性纯洁的气质表现得淋漓尽致,那一份温文典雅含蓄之美,让人心驰神往。诗情画意跃然纸上:“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晚风》 国画 83cm x 61cm 1987年

 

同时让我联想到徐志摩的诗意:“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那一声珍重里,有着蜜甜似的忧愁,沙扬娜拉。”《春潮待渡》,寥寥几笔,韵味十足,饱和的色彩,折射出画家对生命、对爱情的歌颂。一个热情洋溢的女子,充满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穿越千年的爱恋。停靠岸边的船只,淡淡的云彩,意境深幽,不写诗,诗情跃然纸上,纸短情长,唯有澎湃的春潮。石涛说:“笔墨当随时代”。《都市风景线》时代气息浓郁,水墨、色彩相生相融,人物形象鲜活灵动,青春活泼的女孩子如同靓丽的风景,有着蓬勃向上的生命力。正如德国大文豪歌德所说:“跟随永恒女性,我等向上、向上。”

《明镜图》国画 85cm×68cm 2000年

 

纵观邓尚贵的作品,强悍与柔软共生,个性与共性相成。读他的画,仿佛进入到大千世界,高山峡谷,曲水流觞,月下观花,空谷幽香;品味画中题跋,仿佛品一杯明前茶,禅意人生,大道至简,香氛缥缈,余味无穷;欣赏他的书法,仿佛欣赏太极文化,天马行空,信步由缰,长袖飞舞,剑气寒光。他的作品是一种呼唤、一种民族精神、一种宁可被打败,绝不会被打垮的精神。他对艺术的执着求索,非常人难以理解。他在左眼失明,右眼仅仅0.04的状态下,创作出如此多出神入化的作品,不得不说他用真心为世界艺术长廊谱写了一曲最崇高的颂歌。

 

画家邓尚贵

邓尚贵(DENG SHANGGUI):四川射洪人,字邓悟,号醉墨斋主。中国电影艺术家协会四川分会会员,四川省美术家协会会员。1993年,作品《糊涂罗汉》入选《二十世纪国际现代美术精品荟萃》并获国际文化交流荣誉奖及铜奖。2000年,参加世界华人艺术家画展,作品《双清图》在中国美术馆获国家级铜奖,中国文化部、中国文联授予其“世界华人艺术家”称号。2000年,《大肚罗汉》《明镜图》《布袋罗汉》《都市风景线》等五幅作品被编入中国美术出版总社出版的《当代中国艺术光盘著作》和《当代中国美术》画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