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19场重量级展览,是你在2019去欧洲的理由

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More Felled Trees on Woldgate》,2008 。图片:© David Hockney Photo Credit: Richard Schmidt

新年伊始,2019年的艺术日历正式上线,是时候制定一份热气腾腾的新年旅行规划了。如果没有这份2019展览清单,你的旅行计划恐怕不会完美。

2019年将有很多大展等你来看。为纪念文艺复兴大师列奥纳多·达·芬奇逝世500周年,卢浮宫正在举办一场只有它才能筹办的史诗级别大展。对荷兰而言,2019是伦勃朗年;在英国,文森特·梵高的作品将亮相伦敦泰特美术馆。然而,不仅仅是这些大名鼎鼎的艺术家受到了关注,那些被忽略的艺术家也将成为我们关注的重点。下面,让我们一同看看2019年欧洲各大博物馆最值得期待的艺术大展吧!

 


英国

 

伦敦,皇家美术学院

Royal Academy of Arts

比尔·维奥拉/米开朗基罗

Bill Viola / Michelangelo

2019年1月29日至3月31日

比尔·维奥拉,《特里斯坦的上升(瀑布之下的山之声)》,2005。图片:Courtesy Bill Viola Studio, photo by Kira Perov

相关阅读:留住时间、雕塑时间,比尔·维奥拉的影像哲学

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来自皇家收藏的画作,及他在英国唯一的大理石浮雕《圣母圣婴》(Taddei Tondo)将与美国当代影像装置艺术家比尔·维奥拉(Bill Viola)的作品一起展出。尽管他们处在不同的时期,亦有不同的表现,但这两位艺术家都极力用作品表达“生命、死亡与重生”的命题。维奥拉的五米高的投影描绘了死后灵魂的上升的场景--《特里斯坦的上升(瀑布之下的山之声)》(Tristan’s Ascension (The Sound ofa Mountain Under a Waterfall) )是这场展览的亮点之一。

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

Tate Modern

梵高与英国

Van Gogh and Britain

2019年3月27日至8月11日

梵高,《向日葵》(Sunflowers),1888。图片:Courtesy of the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作为一名在伦敦工作的年轻艺术品经纪人,梵高对英国文化极为痴迷,尤其是英国作家查尔斯·狄更斯的小说。在泰特现代美术馆的这场“梵高与英国”大展是英国十年来规模最大的梵高作品展,将呈现这位艺术家是如何受到了伦敦艺术的熏陶,特别是深受英国风景画家约翰·康斯太勃尔(John Constable) 和19世纪英国画家约翰·埃弗里特·米莱斯(John Everett Millais) 作品的启发。这次展览还将展出一些罕见的艺术珍品,包括伦敦国家美术馆的《向日葵》和华盛顿国家美术馆珍藏的梵高于1889年创作的《自画像》。

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

Tate Modern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

Olafur Eliasson

2019年7月11日至2020年1月5日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你的涡旋景象》(Your spiral view),2002。图片:©Olafur Eliason. Photo by Jens Ziehe. Boros Collection, Berlin, Germany

相关阅读:

埃利亚松三月首展北京,这位“网红”大叔是否会再次惊艳朋友圈?

伦敦街头刷屏的30座冰山,是他从格陵兰岛带回的……

自丹麦/冰岛艺术家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近期在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外(Tate Modern)完成具有纪念意义的气候变化装置作品《冰钟》(Ice Watch),美术馆就筹备为埃利亚松举办一场大型回顾展,展览将包括像《美》这样的装置,这是他1993年的作品,在聚光灯和薄雾幕的结合下,将水帘变成了彩虹。作为倡导替代能源和气候变化等社会问题的艺术界倡导者,他的作品包括了为世界带来清洁、廉价太阳能的项目《小太阳》(Little Sun)。

伦敦,巴比肯艺术中心

Barbican Art Gallery

李·克拉斯纳:鲜活的颜色

Lee Krasner: Living Color

2019年5月30日至9月1日

李·克拉斯纳,《伊卡洛斯》(Icarus),1964。图片:Copyright the Pollock-Krasner Foundation, courtesy Kasmin Gallery, New York. Photo by Diego Flores

抽象表现主义画家李·克拉斯纳(Lee Krasner)最终在欧洲获得了她应得的荣耀,伦敦巴比肯艺术中心(Barbican Centre)、法兰克福的席恩美术馆(Schirn Kunsthalle Frankfurt)、瑞士伯尔尼市区东郊的保罗·克利中心(Zentrum Paul Klee)和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Guggenheim Museum Bilbao)联合起来组织了这场大型作品回顾展。 长期以来,李·克拉斯纳一直被同辈男性艺术家的光芒所掩盖,尤其是她的丈夫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克拉斯纳终于凭借自己的实力成为了一名令人敬畏的艺术家。这次展览将展示波洛克死后,她是如何从工作室搬到波洛克工作的谷仓,创作她自己的大型画作的。在从海外租借的50幅作品中就包括了维多利亚国家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of Victoria)带来的李·克拉斯纳于1965年创作的宽逾4米的不朽画作《战斗》(Combat)。

伦敦,巴比肯艺术中心

Barbican Centre

人工智能:比人类更重要

AI: More Than Human

2019年5月16日至8月26日

陆明龙(Lawrence Lek),“人工智能:比人类更重要2065”预展(AI: More Than Human 2065 (preview) )。图片:Courtesy the artist and Sadie Coles HQ, London

这场高度密集的互动展颇具话题性。正当艺术家们探索人工智能的诸多可能性及潜在危机时,展览“人工智能:比人类更重要”总结了人工智能可能改变我们日常生活的创新设计及科学技术。这次展览囊括了如Joy Buolamwini、Mario Klingemann、史蒂夫·古德曼(Steve Goodman,别名Kode9)、Lauren McCarthy、Yoichi Ochiai、Neri Oxman和陆明龙(Lawrence Lek)等艺术家、设计师和电脑科学家的最新委托作品。

伦敦,国家美术馆

National Gallery

高更肖像画

Gauguin Portraits

2019年10月7日至2020年1月26日

高更,《献给Carrière的自画像》(Self-Portrait Dedicated to Carrière),约1888或1889。图片:Copyright the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DC

高更在他职业生涯的后期创作了很多肖像画。在伦敦国家美术馆的这场展览首次展出了他从印象派走向象征主义的约50幅作品。展览包括了同一位模特的多幅肖像,及一系列以各种形式呈现的高更自画像。其中包含了高更于1889年创作的《橄榄园内的耶稣》(Christ in the Gardenof Olives)--这是从美国佛罗里达州东南部西棕榈滩(West Palm Beach)诺顿美术馆(Norton Gallery of Art)租借的一幅明星画作。展览“高更肖像画”由伦敦国家美术馆和加拿大国家美术馆联合举办。

利物浦,泰特利物浦美术馆

Tate Liverpool

凯斯·哈林

Keith Haring

2019年6月14日至11月10日

凯斯·哈林,《忽视等同恐惧》(Ignorance=Fear),1989。图片:© Keith Haring Foundation /Collection Noirmontartproduction, Paris

美国艺术家凯斯·哈林(Keith Haring)终于要在英国举办大型展览了。他的85幅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绘画、素描和雕塑作品将于明年在泰特利物浦美术馆拉开序幕。这位异议人士、艺术家的作品为上世纪80年代的纽约提供了宝贵的洞见,将与当时的照片和视频一起展出,尤其是在反主流文化的方面。在哈林的作品中,他探讨了一些亟待解决的政治和意识形态问题,包括恐同症(homophobia,指对同性恋的排斥)、艾滋病危机、受涂鸦和波普艺术启发的种族主义作品。展览在利物浦结束后,将巡展至布鲁塞尔的BOZAR(2019年12月5日至2020年4月19日)和埃森的Folkwang博物馆(2020年5月22日至9月6日)。

 


法国

 

巴黎,奥赛博物馆

Musée d’Orsay

黑人模特:从杰利柯到马蒂斯

Black Models: From Géricault to Matisse

2019年3月26日至7月21日

爱德华·马奈,《Lanégresse》,1863。图片:by Andrea Guerman, ©Pinacoteca Giovanni e Marella Agnelli, Turino

这场展览是2018年在哥伦比亚大学的瓦拉赫画廊(The Wallach Art Gallery)举办了一场饱受赞誉展览的扩展。从马奈的《奥林匹亚》(Olympia)开始,纽约的画展将打破传统的,东方主义的形象,描绘了艺术史上的黑人女性形象,并探索了这幅著名的画作的黑色模特揭示了巴黎现代主义时期的一个鲜为人知的事实:多种族的艺术环境围绕着马奈和他的追随者们。

在奥赛博物馆,展览的范围将更为广泛,展出了法国画家Marie-Guillemine Benoist和法国画家西奥多·杰利柯(Jean-Louis Andre Theodore Gericault)早期的肖像画,以及19世纪开创性的东方人肖像画。展览还将包括黑人男性的形象,并通过当代艺术扩展对黑人模特的研究。

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

Centre Pompidou

史前史

Prehistory

2019年5月8日至9月16日

路易丝·布尔乔亚,《无害的女人》(Harmless Woman),1969。图片:Copyright, the Easton Foundation/Adagp, Paris, 2019

许多展览都探索过现代艺术家对传统非洲艺术的痴迷,据蓬皮杜艺术中心介绍,这场展览首次从毕加索、胡安·米罗(Joan Miró)、保罗·塞尚(Paul Cézanne)、保罗·克利(Paul Klee)、阿尔贝托·贾科梅蒂(Alberto Giacometti)、马克斯·恩斯特(Max Ernst)、约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和路易丝·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这些艺术家的视角,探索他们是如何从史前雕塑中获得灵感的。蓬皮杜艺术中心策划的这场展览将总结20世纪早期到当今的艺术作品,及旧石器时代和新石器时代的重要佳作。

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

Centre Pompidou

朵拉·玛尔

Dora Maar

2019年6月5日至7月29日

朵拉·玛尔,《背身身份不明,裸露胸部的女模特》(unidentified female model from behind, with bare chest),约1934。图片:Collection Centre Pompidou, Paris. ©Centre Pompidou, MNAM-CCI / Dist. RMN-GP. ©ADAGP, Paris

相关阅读:40对艺术家情侣的创作与人生:他们的爱情是互补还是折磨?

朵拉·玛尔(Dora Maar)是另一位长期被著名艺术家毕加索雪藏的艺术家,她与毕加索交往了九年。现在,她的作品得到了迟来的关注。为纪念玛尔在20世纪30年代对摄影和绘画产生的重要影响,蓬皮杜艺术中心正筹备为她举办一场大型职业回顾展,展览包括艺术家超现实主义的摄影蒙太奇手法(Surrealist photomontages)、肖像作品,以及她在商业时尚和广告摄影界的作品。

巴黎,卢浮宫

Musée du Louvre

列奥纳多·达·芬奇

Leonardo da Vinci

2019年10月24日至2020年2月24日

列奥纳多·达·芬奇,《美丽的费隆妮叶夫人》(La belle ferronnière),1490。图片:©RMN-Grand Palais (musée du Louvre) / Michel Urtado

为纪念达·芬奇在法国安德尔-卢瓦尔省的昂布瓦斯逝世500周年,卢浮宫用这场别具一格的展览向这位佛罗伦萨大师致敬。事实上,这次大展不仅包含了卢浮宫收藏的五幅达·芬奇大型作品和22幅画作(几乎占达·芬奇全部作品的三分之一),还有从海外租借的包括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皇家收藏的画作。

 


荷兰

 

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

Rijksmuseum

伦勃朗

All the Rembrandts

2019年2月3日至5月26日

伦勃朗,《先知耶利米哀悼耶路撒冷的毁灭》(Jeremiah Lamenting the Destruction of Jerusalem),1630

为纪念荷兰画家伦勃朗逝世350周年,荷兰博物馆将要展出馆内所有的伦勃朗的作品及其他艺术家的作品。荷兰国立博物馆是世界上收藏伦勃朗作品最多的机构,作为为期一年的庆祝活动的一部分,“伦勃朗”大展将展出22幅油画、60幅素描和300多幅版画。这将是一次难能可贵的大型回顾展。明年伦勃朗的其他重大活动还包括修复他最著名的作品《夜巡》(The Night Watch),这一活动将在公众视野中进行,以及一场收录了伦勃朗和西班牙大师迭戈·委拉斯开兹(Diego Velazquez)的双人作品展。

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

Stedelijk Museum

玛丽亚·拉斯尼格:我是另外一个人

Maria Lassnig: I Is Someone Else

2019年4月6日至8月13日

玛丽亚·拉斯尼格,《有头脑的女性》(Damemit Hirn (Women With Brain) ),1990。图片:Courtesy Stedelijk Museum

今年春天,已故奥地利画家玛丽亚·拉斯尼格(Maria Lassnig) 将在荷兰举办她的首场回顾展。以 “身体意识”(Body Awareness)油画作品闻名的拉斯尼格,于2014年辞世。拉斯尼格的创作捕捉了从内在才能感知到的身体状态。作为那个时代的先锋艺术家,拉斯尼格经常用充满活力的标志性彩色调色板和粗犷有力的笔触来描绘年长的女性裸体形象。“玛丽亚·拉斯尼格:我是另外一个人”展览由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和将于2019年9月开幕的奥地利的阿尔伯蒂娜博物馆合作举办。

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

Van Gogh Museum

霍克尼与梵高:自然之悦

Hockney – Van Gogh: The Joy of Nature

2019年2月3日至5月26日

大卫·霍克尼,《2011年东约克郡布里德灵顿春天的到来》(The Arrival of Spring in Woldgate, East Yorkshire in 2011 (Twenty Eleven) )。图片:©David Hockney;by Richard Schmidt

相关阅读:六亿人民币成就最贵在世艺术家,大卫·霍克尼溅起的“水花”够大!

有什么能比让大家赏心悦目的艺术家更好的呢?当然了,这就有两位艺术家!今年春天,梵高博物馆将探索梵高对英国画家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作品的影响。两位艺术家都擅长鲜艳的色彩和用透视法制造空间。虽然霍克尼最出名的是他在加州的游泳池,但在这场展览中他在约克郡创作的大部分风景画将与梵高的画作并列陈列,比如《收获》(The Harvest,1888)或《阿尔勒附近的麦田农舍》(Field with Irises near Arles,1888)。尽管他俩有很多相似之处,但还是有明显区别的:深陷困境的梵高是在去世后才被世人所认可的,霍克尼则是全球在世的最著名画家之一(更不用说他目前是最贵的在世艺术家了)。

 


西班牙

 

马德里,普拉多国家博物馆

Museo del Prado

委拉斯开兹,伦勃朗,维米尔西班牙与荷兰的相似之处
Velázquez, Rembrandt, Vermeer: 

Similar Views in Spain and Holland

2019年6月25日至9月29日

约翰内斯·维米尔,《小街》(The Little Street),约1658。图片:Amsterdam, Rijksmuseum. Gift of H.W.A. Deterding, London

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Rijksmuseum)将与马德里普拉多博物馆合作举办展览“委拉斯开兹,伦勃朗,维米尔西班牙与荷兰的相似之处”(Miradas afines en España y Holanda),这场展览将对比16和17世纪初期荷兰和西班牙大师在各自国家描绘生活的方式。尽管此次展览将主要关注西班牙画家迭戈·委拉斯开兹(Diego Velazquez)、荷兰大师伦勃朗(Rembrandt)和约翰内斯·维米尔 (Vermeer)的佳作,但也将囊括西班牙艺术家Jusepe de Ribera和荷兰艺术家Frans Hals的作品。

马德里,普拉多博物馆

Museo del Prado

索弗尼斯瓦·安古索拉和拉文尼亚·封塔那

Sofonisba Anguissola and Lavinia Fontana

2019年10月22日至2020年2月2日

拉文尼亚·封塔那,《贵妇画像》(Portrait of a Noblewoman),约1580。图片:Gift of Wallace and Wilhelmina Holladay, courtesy of the National Museum of Women in the Arts

索弗尼斯瓦·安古索拉(Sofonisba Anguissola)是西班牙国王菲利普二世的御用宫廷画家,拉文尼亚·封塔那(Lavinia Fontana)被公认为第一位职业女性画家。安古索拉出身贵族,享年93岁。在她的一生中,她创作的肖像画从未得到过报酬(因为人们认为她收取费用是不合理的)。相比之下,封塔那则出身寒微,作为一位多产的画家,有过11次身孕——用她的艺术支撑着她的家庭。 这两位女性艺术家将携她们的60件作品,与伦勃朗和委拉斯奎兹这两位男性艺术家在明年普拉多博物馆举行的200周年庆典期间共同亮相。

 


瑞士

 

里恩,拜尔勒基金会博物馆

Fondation Beyeler

少年毕加索:蓝色与粉红色时期

The Young Picasso – Blue And Rose Periods

2019年2月3日至5月26日

毕加索,《Femme en Chemise (Madeleine)》。图片:Courtesy of the Tate, copyright Succession Picasso / 2018, ProLitteris, Zurich Photo Tate, London 2018

这场毕加索早期杰作展将成为这家瑞士机构有史以来最有魄力的展览。在毕加索1901年至1906年这段名为蓝色、玫瑰时期,毕加索对人类主题的探索从马戏团和杂技演员,到那些社会的边缘人群。展览按时间顺序呈现了毕加索在法国和西班牙旅行期间创作的作品。

 


德国

 

波茨坦,巴贝里尼博物馆

Museum Barberini Potsdam

毕加索:晚期作品

Picasso: The Late Work

2019年3月9日至6月16日

毕加索,《Madame Z (Jacqueline mit Blumen) 》,1954。图片:© Succession Picasso/VG Bild-Kunst, Bonn 2018

这场展览对其借展方和展览主题本身来说都很有趣 。《Madame Z (Jacqueline mit Blumen) 》由毕加索第二任妻子杰奎琳·毕加索(Jacqueline Picasso)珍藏,毕加索继女凯瑟琳·于坦-布莱(Catherine Hutin-Blay)负责管理。“毕加索:晚期作品”中许多作品此前从未在德国展出过,有些作品则是第一次公开亮相。我们可以把这场展览看作是凯瑟琳·于坦-布莱私人博物馆的首场预展,她将于2021年在法国南部为她的藏品开设一家博物馆。

 


奥地利

 

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马克·罗斯科

Mark Rothko

2019年3月12日至6月30日

马克·罗斯科,《无题(红、橙》(Untitled (Red, Orange) ),1968。图片:Courtesy Fondation Beyeler, photo by Robert Bayer

“马克·罗斯科”大展将探索艺术家从埃及、希腊和罗马文物及文艺复兴时期和荷兰黄金时代画作中获取灵感的40多幅,涵盖了他从早期具象绘画到他经典的抽象色域画作,以及艺术史博物馆珍藏的罗斯科画作。这次展览由维也纳博物馆现当代艺术策展人助理Jasper Sharp与艺术家的儿子Christopher和女儿Kate联合举办,相信这注定会是一场独一无二的罗斯科特展。

 

文章来源:artnet报道 2019.01.0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