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来敲门》—微型小说创作大赛获奖文集三月出版

(《国际艺术新闻网》香港消息)《幸福来敲门——第六屆印华金鹰杯东南亚华文微型小说创作大赛获奖文集》即将于三月中旬出版 。该书由印尼华文写作者协会和获益出版事业有限公司联合出版,由香港获益出版社全资资助,在香港编辑、印制。出版后将运往印尼雅加达交予印华作协, 分别寄获奖者及有关者。

《幸福来敲门》以阡陌的冠军小小说命名,希望幸福敲响每一位文友的写作门、家庭门和人生门;作品共160页,收了印尼、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菲律宾、越南、缅甸七国37篇优胜作品,封面封底折页书边以当时代表穿的服装花纹作为花边,作为纪念;封面封底下方书边有七国国旗图案,表示内容收有七国作品。封底有金鹰杯图案,封面绘有一扇象征的门配合书名。

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会长凌鼎年、印华作协总主席袁霓、获益出版事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蔡瑞芬的三篇序和获益出版事业有限公司董事总编辑黄东涛(东瑞)后记如下 。

微型小说在印尼华文文坛生根开花结果(序)


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会长 凌鼎年

我第一次到印尼是2004年,那年,第五届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讨会在印尼万隆召开。当时,我作为中国微型小说作家代表团团长,与其他各国代表团团长一起上台参加了开幕式的鸣锣仪式,以见证印尼华文文坛百年未遇的盛事。2018年我第二次来到印尼,是因了第十二届世界华文微小说研讨会在雅加达召开。这次,我以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新任会长的身份与中国驻印度尼西亚大使馆文化参赞周斌、印华作协总会会长袁霓、印华作协副总会长许鸿刚等四人一起为开幕典礼鸣锣。万隆的美丽、古朴,雅加达的热情、多元,都给我留下了深刻而难忘的印象。

记得14年前,我第一次踏上印尼这片神奇而古老的土地时,有点忐忑不安,因为我们对印尼的了解十分有限,信息又有点纷乱,如万隆会议、如排华事件,如三宝太监郑和到印尼,如流传已久的俗语“丢到爪哇国了”,和谐与骚乱,遥远而神秘……是好是坏,似乎说不清,道不明。这次会后,去了中爪哇旅游,印尼百姓对华人的热情、友善,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期,使我对印尼的印象分提高了许多许多。

新千年以后,印尼政治环境松动不久,压抑已久的印尼华文作家立马试图拿起笔,用文学来记录、描述他们的所见所闻,他们的境遇,他们的诉求。那時,他们刚刚接触微型小说文体,但很快被他们接受了,写出了第一批印尼华文微型小说作品。

对作家来说,往往是写作容易,出版难。特别是印尼,华文文学复苏不久,华文出版还没有来得及跟上。这时,东瑞、蔡瑞芬夫妇在关键时刻伸出了援手,在香港获益出版事业有限公司无偿为印尼出版了《印华微型小说选集1》,这是印尼华文文坛的微型小说处女集,在印尼的华文文学史上是要记上一笔的。后来,东瑞、蔡瑞芬夫妇又帮助出版了《印华微型小说选集2》,不久,我了解到,东瑞、蔡瑞芬夫妇是有印尼情结的,他们是在印尼这块热土出生和度过青少年的,感情深着呢。

岁月匆匆,一晃14年后,微型小说这种文体已被不少印尼华文作家所了解,并有滋有味地写了起来。印象中,2014年我主编《亚洲微型小说选》时,印尼有袁霓、林万里、意如香、夏之云、莎萍、白放情、北雁、符慧平、松华、金梅子、杨思萍、张颖、松鹤、肖章、于而凡等15位华文作家有作品收录。到2018年我主编《我是蝴蝶,你是花——印尼华文微型小说选》时,又增加了晓星、高鹰、张逸、黄景泰、小白鸽、一滴水、文苗、云风、侯斐珍、洪念娟、纪力秋、莲心、玉平、符绩勇、雯飞、卜汝亮、林秀等17位作家加盟,这有力地说明,印尼华文文坛写微型小说的作家在增加,队伍在壮大。这与会长袁霓的倡导分不开,袁霓会长本人就是写微型小说的高手,她的微型小说作品这次在“寓乐湾杯”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双年奖中获一等奖,绝非偶然,完全是凭实力夺魁的,有意思的是,另一名一等奖获得者是东瑞。真的要好好恭喜他们。

袁霓的微型小说集子《雅加达的圣诞夜》,与晓星的集子《竹竿里的秘密》、金梅子的集子《客家面》,还收入我主编的《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经典丛书》,2013年4月在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2019年一季度又要再版,好事连连啊。

常言道“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有袁霓会长带头、领军,印尼华文文坛涌现一批写微型小说的作家也就顺理成章,毫不奇怪。

据我知道,金鹰奖是印尼华文作家协会倾力打造的一个文学品牌,2004年第二届時,为配合第五届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的召开,那一届的征文文体就是微型小说,2018年金鹰奖已是第六届,再次定为微型小说大奖赛,并且不限于印尼本国,面向东南亚各国,视野更开阔,层次更提升。我注意到,参加这次金鹰奖征文的不但有印尼的作家,还有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越南、缅甸等国家,更难得的是一等奖唯一的获奖者是泰国的,二等奖获奖者有新加坡的,三等奖获奖者中也有泰国的,这至少说明两点:一、这次评奖只看作品,不看人,没有肥水不外流那种狭隘的地方保护主义,评奖是公正的,公平的;二,印尼华文作家协会的气度令人敬服。

我相信,在印尼华文作家协会的带领下,印尼的文学创作一定会越来越红红火火,热热闹闹,而微型小说创作已在印尼生根、开花、结果,一定会结出一茬又一茬丰硕的果实。

2019年元月16日于中国江苏太仓先飞斋

凌鼎年,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会长、作家网副总编,美国纽约商务出版社特聘副总编、香港《华人月刊》特聘副总编、亚洲微电影学院客座教授。

印华作协主席·袁霓

首先,我代表印华作协向黄东涛、蔡瑞芬伉俪,以及他们的香港获益出版事业有限公司致于诚挚的谢意。这是他们为印华文坛出版的第三部微型小说集。

早在印华作协还未成立之前,我们在东瑞的鼓励和策划下,由已故莫名妙文友赞助,我们收集了印尼各地文友的作品,由香港获益出版了《印华微型小说选集1》.当时,印尼华文文坛对微型小说这个文体尚不熟悉。

2004年,印华作协主办两项国际会议,第六届亚细安文艺营暨第五届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讨会,为了配合微型小说研讨会的召开,第二届金鹰杯我们把比赛文体确定为微型小说,并花了一年的时间组织,宣传和推广微型小说文体。

当时因为大家很少接触和阅读微型小说,对微型小说的认识甚少,记得当时为了要讨论微文,座谈会之前,我选了六篇作品发给大家,当时有些老作家对其中一篇很不满意,以为我故意选那一篇来诋毁中国,还发表文章指责,现在想来,不禁莞尔。

因为那一篇微型小说是中国著名作家许行的经典作品《立正》,讲述一个国民党士兵,在军队里因为在听到蒋介石的名字时没有立正被毒打,之后一听到蒋这个字就条件反射,不管何时何地,马上立正敬礼。 解放后,他一听到蒋介石这个名字,也会不由自主马上立正敬礼,因为立正,他也被打,打的理由是反面,你为什么要立正?那位国民党士兵,明知不对,但因为深入骨髓里的恐惧,条件反射,越不想立正,越立正。小说很短,但对腐朽专制对人性的扭曲刻画深刻,立意深远,我们可以感受到时代的悲伤。这是微型小说能以小看大的特点。

2004年,我们举办的第二届金鹰杯微型小说比赛,因为事先做足了准备,来稿很多,水准也高,获奖作品由香港获益出版事业有限公司为我们出版了《印华微型小说2集》

14年后,又轮到我们举办第12届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讨会,为了配合会议的召开,我们第六届金鹰杯征文比赛,再次选择了微型小说文体,同时,我们也跨出了一步,征稿对象不局限于印尼作家,而是面向东南亚,我们希望通过竞争,可以鼓励更多的印华作家出来。

当时很多东南亚之外的作家,因为范围限制而无法投稿,来信提议是否可以扩大。我们希望下一届可以更上一层楼,让金鹰杯大赛可以扩大到国际。

就像以往几届,香港获益出版事业有限公司,又赞助出版了此次获奖作品,

谨此向黄东涛先生、蔡瑞芬女士致于深深的谢意。

印尼雅加达2019年1月11日

 

获益出版事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蔡瑞芬

很高兴我和东瑞身在香港,能为印尼华文文学做一点事情。

在香港,愿意为东南亚华文文学奉献绵力的,可说是绝无仅有。

香港是一座工商业大都市,商业气息浓重,罕见东南亚的作品。我和东瑞早年在印尼那片土地生活过,印华文友犹如我们的兄弟姐妹,印华作协做着的事业,也好像我们自己的事。香港的印制条件都比印尼强、印制效率也比较高,因此,我们愿意全资资助这一本第六届金鹰杯微型小说,除了以前出过两集、可以承上启下、构成微型小说系列外,还可以分担印华作协的出版工作负担。

很感激袁霓主席提及那令人怀念的岁月往事,时间过得真快。

回顾这二十年来,印华作协举办过六届的金鹰杯大赛,文体不同,除了散文那一届因客观原因我们没能资助出版及报告文学只是协助编排外,得奖集大都是我们赞助出版的:第一届是游记,书名是《湖光山色画中情》(2003年1月),第二届是微型小说,书名是《印华微型小说选2》(2004年12月),第四届是短篇小说,书名是《浴火重生》(2010年12月),这第六届是微型小说,书名是《幸福来敲门》。如果回溯这二十七、八年来,我们出版社以各种方式出版的印华文学合集、个人集,也达到了五十种。这也形成了我们出版公司的一种特色。而香港地理位置处于中国大陆和东南亚之间,一些华文文学的研究者、学者欲研究和收藏印华文学,比较之下也方便得多了。

这二十年来,印华文学在印华作协成立后,发展得非常快,令人欣喜。上世纪六十年代长达三十几年的严禁华文、华校、华社,令印华文学成为重灾区;印华文学在成立初期,就肩负着重大的使命。其间历经重重困难,力挽狂澜,终于走到了今天,在袁霓、莎萍、许鸿刚、松华、狄欧等几位正副会长的领导下和广大文友的共同努力下,终于成为一个凝聚力非常强的写作者组织,在印尼华社具有相当的影响力,在世界华文文坛被广泛认知,在东南亚举足轻重。仅是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讨会,就主办了两届,作家个人集及各种书籍的出版,保守的统计就多达两百多种。值得一提的是各种文体的金鹰杯征文大赛就举行了六届,不但有金鹰杯,还发展到设立了以培养青少年写作兴趣的金雀杯即场比赛。

印华作协在推广华文文学创作方面的努力,可谓不遗余力、有目共睹。

这一次第六届的金鹰杯微型小说大赛,不单纯是印尼一国,还扩大到东南亚的亚细安诸国,这真是一项创举。本得奖集,就包括了印尼、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菲律宾、缅甸、越南等国家的作品,有利于各国华文微型小说的交流。

我们很荣幸,能在出版这一本书方面,做一点工作。

中国·香港2019年1月15日

 

后记

获益出版事业有限公司总编辑·黄东涛(东瑞)

这一本印华金鹰杯东南亚华文微型小说创作大赛获奖文集《幸福来敲门》出版得很顺利,虽然牵涉的资料不少,但大家都很配合,令编排、设计和印制的速度都大大加快。我们知道,虽然得奖的只有37人,但有关作者的所属国家就有印尼、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菲律宾、越南、缅甸等,有一定影响,而得奖者的心情我们都很理解,希望早日看到自己的优胜作品收在获奖文集内。因此我们不愿意拖得太久,希望能出得又快又好!如果不是遇到二月香港农历新年假期,工厂的假期比较长,也许书的出版会更快。

《幸福来敲门——第六届印华金鹰杯东南亚华文微型小说创作大赛》由我们香港的获益出版社出版,绝非偶然。早在比赛刚刚截止,瑞芬就跟印华作协主席袁霓表示,获益愿意全资资助出版这一本得奖集,在香港印制好,包运到印尼雅加达去!袁霓很快同意了!两位女性的豪迈、快人快语作风,决定了书的好命运!

我说“绝非偶然”,为什么呢?原来,在香港,出版微型小说集最多的,毫不夸张地说,就是我们获益出版社!无论是多人合集,还是个人选集,都是我们出版社出版得最多!香港,我们就出过《香港作家小小说集》《香港微型小说选》《香港极短篇》;世界性的,我们出过《做脸》;印尼的,我们连出了三本。至于个人集,至少也出了十几种。虽然,我本人也喜欢写微型小说,在海内外也出了十几种微型小说集子,但并非单纯因为我的喜恶才那样做。微型小说的阅读和创作已经成为华文文学文坛一股不可阻挡的潮流,能出版这样一本多国作者的获奖文集,正是我们的运气!

这一本书非常有特色,很多国家的作者作品排列在一起。

这一本书既是一次以文会友活动的结晶和见证,也是文学交流的好读本。

一本书的顺利面世不容易,充满了各种细节、琐碎的工作和各种困难,要感谢的人很多:感谢刘海涛教授、司马攻会长、希尼尔名誉会长、肖成老师、陈政欣副会长、莎萍副会长的评审,也很快交齐了简介,感谢凌鼎年会长、袁霓主席和蔡瑞芬董事长很快写好了序,感谢袁霓及时整理了需要的资料,感谢丘安盛女士的校对,没有大家及时的配合,出版效率就会大大拖慢。

获益出版社多了一本微型小说集。希望它飞越到你手中的时候,时间不会太迟。

于香港 2019年1月17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