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尔斯·帕切特(Charles Pachter): 加拿大当代艺术家系列1

Charles Pachter:Canadian Contemporary Artists Series 1
查尔斯·帕切特:加拿大当代艺术家系列1

勾芍人(Dr. Shaoren Gou)

 

驼鹿画廊( Moose Factory)

 

多伦多的五月,阳光灿烂,鸟语花香,松鼠在路边绿树和草丛间奔腾跳跃。我和国际艺术和艺术家联合会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Arts & Artists (IFAA)主席迈克尔•简森( Michael Janzen )去访问查尔斯·帕切特(Charles Pachter)和他远近闻名的驼鹿画廊( Moose Factory)

查尔斯·帕切特(Charles Pachter)是加拿大当代著名艺术家。他既是画家、版画家、雕塑家、设计师,又是历史学家和大学讲师。他1942 年出生于多伦多,在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 )学习艺术史,在巴黎索邦大学(Sorbonne University)学习法国文学,并在密歇根州克兰布鲁克艺术学院(Cranbrook Academy of Art)学习绘画和设计。

1996 年,他在安大略美术馆附近的中国城格兰奇大道(Grange Avenue)购买了一处废弃的房产,并将其改造成驼鹿画廊( Moose Factory) ——这是对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的致敬,并用它来举办新书发布会、公益筹款和各类艺术活动长达 20 余年。该画廊和工作室占地面积6,000平方英尺、建筑面积10,000平方英尺,由屡获建筑设计殊荣的加拿大建筑师斯蒂芬·提普尔(Stephen Teeple )设计,并因此画廊获得3个奖项。建筑评论家加里森·塔德尔( Garrison Taddle )将其描述为:“多伦多几十年来最具创新性的私人展示空间。 从符号学上讲,它是浮渣沙漠中的视觉幸福绿洲。”( the most innovative private showspace to appear in Toronto in decades. Semiotically, it’s an oasis of optical bliss in a desert of dross. )

我和迈克尔•简森( Michael Janzen ) 穿过安大略美术馆后面的格兰奇公园(Grange Park)时,迈克尔•简森( Michael Janzen ) 遇见他的一位老朋友、安大略艺术与设计大学艺术商店的负责人约翰(John),得知我们去访问查尔斯·帕切特( Charles Pachter),便对我们说,查尔斯·帕切特( Charles Pachter)的驼鹿画廊是我们社区非常有名的艺术中心,不定期邀请艺术爱好者到那里去聚会,它几乎无保留地、友好地接待社区每一个人。

我们按响门铃,查尔斯·帕切特( Charles Pachter)通过电子遥控打开门让我们进去,穿过一个窄窄的过道,便看见他站在大厅里面等着我们。他光着头,精神不错,看起来完全不像79岁的人。他首先带我们乘坐他在室内安装的用已故慈善家和艺术赞助人布鲁玛·阿佩尔( Bluma Appel )命名的圆形透明电梯–布鲁玛·阿佩尔纪念电梯(Bluma Appel Memorial Elevator),通往三楼阳台观赏。他曾在2011年接受《多伦多星报》(The Toronto Star)的专访中自我解嘲说:“坐电梯到顶层,这是对大楼的一项很好的投资。我仍然像瞪羚一样奔跑(Run like a gazelle),但这是为了我的晚年:它正式地说是一部残障人士电梯。”

来到三楼露天阳台,加拿大两个艺术圣殿:安省美术馆( AGO )和安大略艺术与设计大学( Ontario College of Art and Design University:OCAD-U)就近在咫尺,格兰奇公园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树影婆娑,仿佛四周的空气中都散发着艺术的魅力。

室内安装的圆形透明电梯: 布鲁玛·阿佩尔纪念电梯(Bluma Appel Memorial Elevator)

一楼过道

一楼一瞥

三楼阳台上的驼鹿剪影雕塑

三楼阳台可以看见多伦多最高建筑CN塔

 

他从三楼开始介绍,带领我们进入每一个房间,包括他的卧室。在最底楼的露天天井,里面站立着一尊仿造的秦始皇陵兵马俑,他说是从唐人街捡来的,别人遗弃不要了。在一楼客厅,他还特意坐在一把中国古式座椅上,拿出一个收藏的“龟”字形图案让我照相。

参观完驼鹿画廊的每一个房间,我们开始在二楼和他毫无主题地漫谈起来。


查尔斯·帕切特( Charles Pachter)(右)和迈克尔•简森( Michael Janzen )

查尔斯·帕切特( Charles Pachter)(右)和迈克尔•简森( Michael Janzen )

查尔斯·帕切特( Charles Pachter)(左)和迈克尔•简森( Michael Janzen )

 

这座建筑有一种巨大的远洋客轮的氛围,” 查尔斯·帕切特( Charles Pachter)曾经对媒体这样介绍他的驼鹿画廊 “对我来说,很高兴我在距离城市艺术机构 100 米的地方建造了这个画廊。 它是安省美术馆( AGO )和安大略艺术与设计大学  ( OCAD-U)的小兄弟。”

 

女王、驼鹿和枫叶国旗
 Queen, moose, and maple leaf flag are pop icons of Canadian art

 

查尔斯·帕切特(Charles Pachter)关于英国女王、驼鹿和枫叶国旗三个题材以及加拿大冰球运动员肖像等系列艺术作品,已经成为加拿大当代艺术的流行符号和代表。

贵族义务,骑驼鹿的女王 1972
NOBLESSE OBLIGE, Queen on Moose

 

查尔斯·帕切特(Charles Pachter)在学校读书时,被教导说驼鹿是“北方的君主”(Monarchs of the North),他后来想到画一幅让女王骑在驼鹿背上的画,于是便创作了这样一幅作品。在 1973 年 6 月展示时引起了不少争议,当时加拿大对君主制的崇敬程度仍然很高——以致于他的作品经销商都拒绝展示它。因此,他只好在自己位于女王西街(Queen Street West)和萧伯纳街(Shaw Street) 交界的工作室举办了“北方君主”画展,恰逢女王当年访问安大略省,画展开幕式被称为“另一个萧伯纳戏剧节”(The Other Shaw Festival),其中包括模仿皇家游园会。而忠于皇室的保皇党人甚至跑到他的家外,设置纠察线,并在广播节目中要求查尔斯·帕切特(Charles Pachter)这位出生于多伦多的本地人“滚回老家”。

“那艺术呢?”《多伦多星报》(The Toronto Star)资深记者索尔·利特曼(Sol Littman)在报道里写到, “在场的大多数人最初都很失望。他们习惯了查尔斯·帕切特(Charles Pachter)通过光滑、流畅的形式制作成精巧、复杂的作品,而他们发现这幅画却很粗糙,人物也很粗糙,就像没有画完一样”,“在他关于女王的作品中,女王凝视着外面,面无表情似地微笑着向台下的一些观众打招呼。 在画面中,出现了一只巨大的长着鹿角的驼鹿,一只害羞但强大的野兽,对女王一无所知,也不关心。”

查尔斯·帕切特(Charles Pachter)说,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开始认识到皇室成员不是神秘生物,这幅《贵族义务,驼鹿女王》的作品人气逐渐飙升。他每年都会收到无数收藏家和机构的请求,请他在一些受大众欢迎的场景以女王为主题作画。

2015年2月19日,查尔斯·帕切特(Charles Pachter)应邀在伦敦参加加拿大高级专员公署所在地加拿大之家经过重大翻修后的重新开放仪式,在会见参加开放仪式的女王时,他告诉她在 1972 年画了她骑着驼鹿,以及感谢她(驼鹿女王这幅画)这40多年来帮助他谋生。女王听后笑了,然后回答说:“哦,真逗乐!” (How amusing!)

这大约30秒的交流瞬间被在场的路透社摄影记者抓拍到,第二天清晨,以《画女王骑驼鹿的艺术家会见女王》(Artist who painted Queen on Moose meets queen)为标题的新闻,就刊登在英国《每日电讯报》(Daily Telegraph)。查尔斯·帕切特(Charles Pachter)把和女王会面的照片通过电子邮件寄给《多伦多星报》(The Toronto Star)社长约翰·洪德里奇(John Honderich),这张2015年和女王会面交流的照片和1972年查尔斯·帕切特(Charles Pachter)所画的《贵族义务,驼鹿女王》便出现在2015年2月23日的《多伦多星报》,其新闻把女王使用的“逗乐” (Amuse)这个单词用在标题上:《骑驼鹿的女王? 我们被逗乐了》(Queen on moose? We are amused)。2015年2月24日,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也在其新闻网站用《画著名“驼鹿女王”的艺术家会见了女王陛下》(Artist who painted famous “Queen on Moose” meets Her Majesty)报道了包含这两张图片的新闻。加拿大其它媒体也广泛报道和转载了这一新闻。 

2015年2月19日查尔斯·帕切特在伦敦会见女王时,他告诉她在 1972 年画了她骑着驼鹿,以及感谢她这些年来帮助他谋生。她笑着说:“真逗乐!”
When Charles met the Queen in London in 2015, he told her that he painted her in 1972 riding a moose, and thanked her for helping him make a living all these years. She beamed and said, “How amusing!”

查尔斯·帕切特给加拿大邮票的构图设想:一张钻石禧年邮票,上面印有他在 1972 年画的《骑驼鹿的女王》。
Suggestion for a Diamond Jubilee stamp featuring Charles’ 1972 painting of the Queen on a Moose

皇室跳远, 喷墨画 2014
Royal Broad Jump

查尔斯·帕切特向英国安妮公主展示她骑着驼鹿的画并赠送作品。
Prints Charles presents Princess Anne with his print of her riding a moose.

安妮公主接受礼物作品后,秘书在致谢信中写道:王室公主让我非常感谢您的一幅描绘殿下骑驼鹿的画。 公主被她独特的骑术逗乐了。
The Princess was most amused by the unique representation of her riding skills

 

在 2001 年 9 月 11 日的事件之后,查尔斯·帕切特(Charles Pachter)为加拿大爱纽约“Canada Loves New York”集会创作了一幅不受政治和外交规范约束的画作《肩并肩》(Side by Side)。 在这幅作品中,加拿大和美国两个国家的国旗一起飘荡在同一根旗杆的非顶端位置,暗示着“下半旗”,这是对社会重要人物逝世的普遍尊重。 枫叶的图像仅部分可见,因为风将旗帜缠绕在杆子上。这幅以波普艺术(Pop art )元素创作的作品不拘一格,用打破常规的艺术形式,表现了两个邻国之间持续、独特、亲密的关系。

《肩并肩》查尔斯·帕切特
Side by Side  ( Charles Pachter)

 

查尔斯·帕切特(Charles Pachter)以铁和花岗岩材料制作的驼鹿剪影雕塑被安装在加拿大各地,其中两件安置在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校园内。

铁制驼鹿剪影雕塑, 多伦多大学
MOOSECONSTRUE & MOOSEDEMEANOUR,
corten steel, University of Toronto

 

他的壁画《加拿大冰球骑士》(Hockey Knights in Canada)于1985年在多伦多学院路地铁站(College Subway)完成,至今可见。

多伦多学院路地铁站《加拿大冰球骑士》(Hockey Knights in Canada)壁画

 

1967年,查尔斯·帕切特(Charles Pachter)曾在蒙特利尔举行的主题为“人类与世界”的世博会(Expo 67)工作,该博览会也是加拿大建国100周年纪念活动的一部分,他监督安装了来自世界各地的 60 件当代雕塑。他于 1969至1970 年在卡尔加里大学教授版画。他在 70年代和80年代,带领多伦多女王西街复兴,将 20 座旧建筑修复为艺术设施,为今天多伦多超时尚的女王西街奠定了基础。2001 年 8 月,他在魁北克省 Baie-Saint-Paul 当代绘画国际研讨会上担任驻场艺术家。

 

“查尔斯·帕切特(Charles Pachter)的画布是进入加拿大灵魂的窗户”
“Charlie’s canvases are windows into the soul of Canada”

 

“查尔斯·帕切特(Charles Pachter)的作品曾在安大略美术馆、皇家安大略博物馆和麦克迈克尔美术馆以及大学等众多加拿大机构展出。也曾在法国、德国、英国、日本、印度、孟加拉等国家举办个展。

2016 年 8 月至 9 月在英国伦敦查特豪斯举办个展
Pachter Solo Exhibition at THE CHARTERHOUSE, LONDON Aug-Sept 2016

安省皮尔艺术博物馆和档案馆回顾展,2017 年 4 月 1 日至 6 月 11 日
Retrospective Exhibition at Peel Art Museum & Archives, April 1 – June 11, 2017

安省皮尔艺术博物馆和档案馆回顾展,2017 年 4 月 1 日至 6 月 11 日
Retrospective Exhibition at Peel Art Museum & Archives, April 1 – June 11, 2017

安省皮尔艺术博物馆和档案馆回顾展,2017 年 4 月 1 日至 6 月 11 日
Retrospective Exhibition at Peel Art Museum & Archives, April 1 – June 11, 2017

安省彼得堡美术馆回顾展,2017 年 7 月 1 日至 9 月 24 日
(Retrospective Exhibition at Art Gallery of Peterborough, July 1 – Sept 24, 2017)

安省彼得堡美术馆回顾展,2017 年 7 月 1 日至 9 月 24 日
(Retrospective Exhibition at Art Gallery of Peterborough, July 1 – Sept 24, 2017)

安省彼得堡美术馆回顾展,2017 年 7 月 1 日至 9 月 24 日
(Retrospective Exhibition at Art Gallery of Peterborough, July 1 – Sept 24, 2017)

安省彼得堡美术馆回顾展,2017 年 7 月 1 日至 9 月 24 日
(Retrospective Exhibition at Art Gallery of Peterborough, July 1 – Sept 24, 2017)

安省彼得堡美术馆回顾展,2017 年 7 月 1 日至 9 月 24 日
(Retrospective Exhibition at Art Gallery of Peterborough, July 1 – Sept 24, 2017)

 

他的作品被众多加拿大和国际公共机构,跨国企业和私人收藏。同时被加拿大肖像画廊(The Portrait Gallery of Canada)、加拿大外交部(Canada Department of External Affairs, Ottawa)、加拿大驻华盛顿大使馆(The Canadian Embassy in Washington)、加拿大驻柏林大使馆(The Canadian Embassy in Berlin)、英国伦敦加拿大高级专员公署(Canadian High Commission, London)、英国伦敦加拿大大厦(Canada House in London)、加拿大议会大厦(The Parliament Buildings)、加拿大总理官邸( The Prime Minister’s residence)和法国驻渥太华大使馆(The Embassy of France in Ottawa)、法国圣雷米普罗旺斯梵高艺术中心(Centre d’Art Présence Van Gogh, St. Rémy de Provence, France)、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Massey College, University of Toronto)麦吉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纽约普福尔茨海默图书馆(Pforzheimer Library, New York)、 渥太华国家图书馆 渥太华国家图书馆)、加拿大公共档案馆(Public Archives of Canada, Ottawa)、蒙特利尔当代艺术博物馆(Musée d’art contemporain, Montreal)、汤姆森报业(Thomson Newspapers)、《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多伦多太阳报》(The Toronto Sun)、维京航空(Viking Air, Victoria, BC)、松下加拿大公司(Panasonic of Canada, Toronto)、多伦多证券交易所(Toronto Stock Exchange)、多伦多道明银行(Toronto Dominion Bank)、宏利金融(Manulife Financial, Toronto)、加拿大帝国人寿(Imperial Life Assurance Company of Canada)等收藏和陈列。

从我的窗户看到的 ORO 谷仓, 布面丙烯,2010 渥太华总督官邸里多厅
ORO BARNS SEEN FROM MY WINDOW,acrylic on canvas, 2010,
Governor General’s residence, Rideau Hall, Ottawa

 

2008年和2009年,鸬鹚出版社(Cormorant Books )分别出版了他的《M代表驼鹿》( M is for Moose),《加拿大计数》(Canada Counts),并很快成为最畅销的两本儿童读物2014 年,鸬鹚出版社(Cormorant Books )再次出版了由他插图,加拿大著名小说家、诗人、文学评论家、国际女权运动在文学领域的重要代表人物玛格丽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作诗的《苏珊娜·穆迪画报》(The Illustrated Journals of Susanna Moodie)

《M代表驼鹿》( M is for Moose)

《加拿大计数》(Canada Counts)

《苏珊娜·穆迪画报》(The Illustrated Journals of Susanna Moodie)

《加拿大冰球骑士》(Hockey Knights in Canada)系列作品

查尔斯·帕切特》( Charles Pachter)和《加拿大冰球骑士》(Hockey Knights in Canada)作品

铁制驼鹿剪影雕塑
Steel moose silhouette sculptures

驼鹿就职,多伦多市政厅广场, 2000
Inaugural Moose, City Hall Plaza, Toronto 2000

《北方的君主》,布面丙烯 2014
MONARCHS OF THE NORTH, acrylic on canvas 2014.

扬升 布面丙烯,2018
ASCENSION acrylic on canvas

边缘 2011
Brink

枫叶光芒四射,2017 ,为加拿大 150 岁生日而作
LEAF RADIANT 

有轨电车头饰 1972
Streetcar Headdress

纳罗斯的黄头酋长,布面丙烯 2013
CHIEF YELLOWHEAD AT THE NARROWS

红谷仓绿地 2014
RED BARN GREEN FIELD

岩石上的皇室王冠,布面丙烯,1973
CROWN ROYAL ON THE ROCKS

 仪式 1973
CEREMONIAL

欢乐之旅
JOY RIDE

盛装舞步 1988
DRESSAGE

爱的轻拍 1989
LOVE PAT

决定,决定 2015
DECISIONS, DECISIONS

 

查尔斯·帕切特(Charles Pachter)用不朽的画笔,为加拿大和他自己画出了传奇
With an immortal brush, Charles Pachter painted a legend for Canada and himself

 

查尔斯·帕切特 (Charles Pachter) 是加拿大勋章(Order of Canada)官员,法国艺术与文学勋章骑士(Chevalier of France’s Order of Arts and Letters)、安大略勋章(Order of Ontario)获得者。他在艺术领域的杰出成就,使他获颁加拿大4个大学的荣誉博士学位:布鲁克大学(Brock University,1996)、安大略艺术与设计学院(Ontario College of Art & Design University, 2009)、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2010)、湖首大学(Lakehead University,2019)。

1992年,加拿大历史悠久的出版机构–麦克莱兰和斯图尔特出版社(McClelland & Stewart )出版了一本关于他的生活、工作的插图书《查尔斯·帕切特》( Charles Pachter);2017 年,由伦纳德·怀斯 (Leonard Wise) 写作的、关于查尔斯·帕切特的传记著作《查尔斯·帕切特:加拿大的艺术家》(CHARLES PACHTER:Canada’s Artist)  由另一家加拿大著名出版机构–邓敦出版社( Dundurn Press )出版。

查尔斯·帕切特》( Charles Pachter)

查尔斯·帕切特:加拿大画家》(CHARLES PACHTER:Canada’s Artist)

 

查尔斯·帕切特 (Charles Pachter)广泛参与各种地区、全国和国际活动并担任艺术方面的重要角色。作为加拿大艺术界重要代表,他先后在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约克大学(York University )、 阿尔伯塔大学(University of Alberta )、 维多利亚大学(Victoria University )、 温哥华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蒙特利尔康克迪亚大学( Concordia University)、哈佛大学校友会(Harvard University Alumni )、纽约州立大学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加拿大皇室传统信托基金(Canadian Royal Heritage Trust)、剑桥俱乐部(The Cambridge Club)、法兰西联盟( Alliance Française)、皇室海外联赛(Royal Overseas League)、 安大略传统基金会(Ontario Heritage Foundation) 多伦多艺术与文学俱乐部(Arts & Letters Club)、 伊甸米尔斯作家节(Eden Mills Writers Festival)、湖区文学节(Lakefield Literary Festival)、  加拿大艺术之友(Friends of Canadian Art)、  安省美术馆(Art Galleries of Ontario)、  瑞典-加拿大贸易委员会(Swedish-Canadian Trade Council)、皇室英联邦协会和加拿大帝国俱乐部(Royal Commonwealth Society & Empire Club of Canada )、 加拿大艺术家协会 (Canadian Society of Artists)、多伦多水彩协会(Toronto Watercolour Society)、 安大略美术馆协会(Ontario Association of Art Galleries)等众多机构活动中担任主讲人和演讲嘉宾;担任多伦多艺术奖(Toronto Arts Awards)、 国家杂志奖(National Magazine Awards)、多伦多户外艺术展(Toronto Outdoor Art Exhibition)、多伦多建筑师协会歌剧院比赛(Toronto Society of Architects, Opera House Competition)等艺术奖评委,安大略省美术馆(Art Gallery of Ontario)等艺术机构提名委员会成员。

作为被广泛认可的加拿大领先的当代艺术家之一,查尔斯·帕切特 (Charles Pachter) 向不少艺术机构捐赠过艺术作品,如2017年向皮尔美术馆、博物馆和档案馆 (PAMA) 捐赠 56 件艺术品,包括他与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合作创作的限量版书籍,2幅画作、52 幅版画、1件雕塑和1本限量版书籍,以庆祝加拿大建国 150 周年和皮尔区的150生日。

捐赠作品之一《彩绘国旗》Painted Flag,于2017年 1 月 26 日在皮尔区议会会议上揭幕。
The Painted Flag was unveiled at a Peel Region council meeting Jan. 26.

2022年6月18日,查尔斯·帕切特(Charles Pachter)捐赠部分作品,在他位于安省奥里利亚( Orillia)的艺术工作室举行线上和线下拍卖,收入全部捐赠奥里利亚艺术与历史博物馆(The Orillia Museum of Art & History )儿童艺术公益慈善项目。

查尔斯·帕切特( Charles Pachter)(左)和迈克尔•简森( Michael Janzen )在拍卖现场。

 

安大略省Oeno Gallery美术馆评价查尔斯·帕切特(Charles Pachter)的作品风格“以将俏皮甚至不敬的元素与极具标志性的意象融合而闻名 (Pachter is known for merging playful even irreverent elements with deeply iconic imagery)”。他在 1972 年画了女王坐在驼鹿上、一幅当时颇具争议的作品《贵族义务,驼鹿女王》(Noblesse Oblige, Queen on Moose ),后来成为他的作品中,最著名的一幅。正如他本人所说,它“被公认为可能是后殖民波普艺术中最杰出的作品之一”,“这个形象已经传遍了全世界”,他认为, “这是一个心爱的形象。人们看到这是深情的,不是恶意的。这只是我理解我们(加拿大)作为一个国家从一个殖民地到另一个国家不断演变的这种现象的方式。”

加拿大作家马修·黑格(Matthew Hague)在《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的专稿中评介说:伟大的艺术家看到了其他人看不到的潜力。查尔斯·帕切特(Charles Pachter)就是其中之一,他擅长将加拿大的东西变成流行杰作(想想伊丽莎白女王骑着一头鲜艳色彩的驼鹿,就像英国大师级画家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或波普艺术的领袖、美国大师级画家安迪·沃霍尔Andrew Warhol一样),他的作品通常很幽默,看后令人印象深刻。

艺术评论家唐·鲁日-亨伯( Don Rouge-Humber)则称查尔斯·帕切特(Charles Pachter) 为“加拿大当代流行艺术的塞尚” (The Cézanne of contemporary pop art in Canada),从他 60 年代的表现主义作品到近年来的酷派偶像,查尔斯·帕切特(Charles Pachter)的艺术涵盖了广泛的内容和风格。

萨拉·J·安吉尔(Sara J. Angel ) 在她的艺术评价文章中认为,查尔斯·帕切特(Charles Pachter)被当作是加拿大的安迪·沃霍尔(Andrew Warhol)。他从70年代就开始把加拿大日常的国家偶像和标志如骑马、驼鹿、冰球运动员、有轨电车和女王——变成色彩鲜艳、庆祝和讽刺性的艺术作品,迫使加拿大人重新认识和评估他们熟悉的事物。

汤姆·斯马特(Tom Smart)在《电讯报》(Telegraph Journal)撰文说:“查尔斯·帕切特(Charles Pachter)艺术的力量和悖论在于,您只需站在他的作品前就可以感受到民族性格。 在他打破传统的视觉隐喻中,我发现自己沉浸在它们的美丽和性感中。 我在它们奇怪的、不和谐的并置中找到了新的联系。帕切特的创作冲动来自于他在国家的文化遗产中寻找使我们成为人类的基本故事的证据:神话。 对于帕切特来说,生活有一个歌剧维度。 他用他的高超技艺,用宏大的姿态、深刻的感觉、超负荷的感官,以及作为人类的光辉灿烂的表情来震撼他的观众……”

多伦多文化活动策划人贝蒂·安·乔丹(Betty Ann Jordan)称查尔斯·帕切特(Charles Pachter)是“创造加拿大现代神话的艺术家”(The Artist Who Created Canada’s Modern Mythology):他以其对加拿大国旗的标志性渲染而闻名,女王骑着一头驼鹿,以及从玛格丽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到皮埃尔·特鲁多(Pierre Trudeau)等文化偶像,画家和版画家查尔斯·帕切特(Charles Pachter)自己也成为了这个国家艺术界的偶像。在他50年的职业生涯中,他大胆的绘画作品和无懈可击的爱国主义展现了鲁莽放肆但又定义鲜明、与众不同的加拿大及其文化愿景。

多伦多大学艺术史教授博戈米拉·威尔士-奥夫恰罗夫(Bogomila Welsh-Ovcharov)评论说:查尔斯·帕切特(Charles Pachter)“以持续的宏大姿态标出了自己的文化领地,并毫不掩饰地庆祝它……他是一个严肃认真的幽默家,拥有既粗鲁又尖酸的天赋。”

克里斯托弗·休姆(Christopher Hume)在《多伦多星报》(Toronto Star)强调:与加拿大其他艺术家相比,查尔斯·帕切特(Charles Pachter)的作品“强调了更多观众的更广泛的关注点。”

大卫·麦克林(David MacLean)在《温哥华太阳报》(Vancouver Sun)写到:“既严肃又自嘲的讽刺作品。查尔斯·帕切特(Charles Pachter)努力工作,即使是在琐碎的事情上。 这些画体现不同新式的美,就像让人屏息以待的笑话板。 这些诙谐、偶尔干巴巴的形象不仅仅是都市笑话; 他们有情感上的持久力。查尔斯·帕切特(Charles Pachter)以超现实的机智入侵流行文化。 他有时像文化圈内人士那样创作,而有时却表现得像一个外行人。 他的作品通过纯粹的天赋力量和对形象的热爱摆脱了理智主义的倾向。”

皮埃尔·卡奇(Pierre Karch)在法语新闻《多伦多快报》(L’Express de Toronto)指出:“我们感受到一个聪明、有教养和敏感的人的存在,他让我们发现触手可及的意想不到的世界。”

鸬鹚出版社(Cormorant Books)出版人马克·科特(Marc Côté)说:“查尔斯·帕切特(Charles Pachter)的画布是进入加拿大灵魂的窗户”。

谈到艺术人生,查尔斯·帕切特(Charles Pachter)告诉我们,他努力使自己不在人生中错过一些重要的人和事,从而无怨无悔。正如里克·麦金尼斯(Rick McGinnis)在《查尔斯·帕切特眼中的多伦多》(Toronto Through The Eyes of Charles Pachter)一文中写到:查尔斯·帕切特(Charles Pachter)的画作包含国家偶像、并迫使这些偶像通过波普艺术过滤,他无疑是一位自豪而毫无歉意( proudly and unapologetically a Canadian artist)的加拿大艺术家。查尔斯·帕切特(Charles Pachter)这位土生土长的多伦多人,是这座城市发展潜力的终生助推器,当他在 1942 年元旦前出生时,多伦多像是一个努力成为一个城市的小镇,仍然处于英国国教的沉默和长老会的正直的掌控之中,几乎无法想象它的大部分潜力。

查尔斯·帕切特(Charles Pachter)出生在多伦多唐人街附近的帕默斯顿大街(Palmerston Ave),早在1996年购买驼鹿画廊所在的房屋之前,查尔斯·帕切特(Charles Pachter)从1976 年就已经生活在多伦多唐人街和市中心的艺术圈里,四十多年来,他既和多伦多这个欣欣向荣的北美大都会紧密相连,也使加拿大和世界各国人民通过他时而粗犷夸张、诙谐幽默,时而光滑流畅、精巧复杂,以及富有创造性的艺术表达形式而增加对加拿大这个后殖民国家的进一步了解。

查尔斯·帕切特(Charles Pachter)用不朽的画笔,为加拿大和他自己画出了传奇。

2022年6月18日于多伦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