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为什么喜爱当代艺术?

齐建秋

 

现在国内的年轻人为什么很喜爱当代艺术?每当有人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我都会忍不住的反问一句:难道当代艺术不是为年轻人而产生的吗?

刘野 (B.1964)巴洛克

 

严格的讲当代艺术只是一个笼统的概念,并没有特别的界定和特征性的定义。当代艺术既可以指是以断代为标识的“当代时期”的艺术,包括绘画、雕塑、摄影、装置、行为表演和录像等门类,以20世纪下半叶至今为时间段,并且作者大都是在世的艺术家。同时又可以指是具有“当代意识”或“当代形式”的艺术,通过各种各样的艺术形式来表达传递艺术家的某些观念和看法,而不再仅仅局限于审美的考虑。当代艺术具有全球性、文化多样性、社会介入性的特色,同时当代艺术又具有多流派如波普、大地、观念等流派和多种不确定性艺术风格流派的特点。

从艺术的角度看中国水墨画和当代艺术都是艺术,是不同的艺术表现形式,远不如中国画和西画从画种来看区别那么大,因为中国画和西画的区别,是中国美术和西方美术的区别。中国画的核心是文化和哲学思维的概念,而西画更多的是绘画和科学技术的表现。从当代艺术的“当代意识”或“当代形式”的定位来看,当代艺术不仅仅是油画的专享,中国水墨画也可以用当代艺术的形式来表现,但当下国内年轻人所喜爱的当代艺术基本上是在世艺术家所创作的非写实主义的各类题材的油画。

年轻人喜爱当代艺术,当代艺术也为年轻人应运而生。年轻人喜爱当代艺术是因为他们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力,随着互联网的普及使他们对外界新生事物有着较高的接受度。年轻人尤其喜欢国内油画艺术家创作的当代艺术作品,他们能够读懂,并有一定的感觉,他们活在当下,他们看到的当代艺术都是有感而发独立创造的作品,不是浅显的记录和回忆过去,而是在调侃和思考未来,往往是在平俗和玩世不恭的表面下展示和认识这个社会的各种现象。

年轻人喜爱当代艺术,是因为他们认为当代艺术更能展现自我,更能表达他们一种思想的诉求和某些认识上的渲泄,而现代油画的造型、色彩、视觉的冲击力,抽象的表达空间与力度,更能与他们不愿意受束缚的个性的追求相契合,从而拨动了他们某些理念的心弦。

周春芽 (B.1955)江南一枝花

 

年轻人喜爱当代艺术,是因为这些作品有令他们耳目一新的感觉,在思想上引发了某种共鸣。当代艺术家有许多人不在体制内,因此在思想和创作上少有约束,口少遮拦,自由创作的空间较大,所以他们的作品往往能突破窠臼,表达了灵魂闪亮的瞬间。他们的作品没有刻板说教,没有鸡汤浇灌,没有老生常谈,没有定式约制,在艺术上呈波浪式前进,新人不断涌现。知名的当代艺术家年龄大都在40-65岁之间,这种年纪在艺术领域是很年轻的,是很容易和年轻人沟通的。年轻人对当代艺术的喜爱,从某种方面来说,就是对这些作品思想表达力的青睐。

与当代艺术比,当代中国画却渐呈颓势。一些知名画家已垂垂老矣,他们的年龄大都是在七八十岁以上,且多年来不少人不思进取,在绘画艺术上裹足不前,吃老本不立新功,作品的面目呈十几年或几十年一贯制,千人一面,千篇一律,绘画语言陈腐,鲜有新意,或做些题材内容的微调,或做些前人笔法的借鉴,或将西方艺术做些移花接木,美其名曰“中西合璧”。特别是当代中国画名家有相当的是体制内的“官员”画家,在画事上谨小慎微,在创作上缺乏激情,在他们的作品中很少见到有思想内容的传达,有鲜活笔墨生命力的撞击。既使有些画家的作品有些形式上的变化,但也是在炫技,不能使人感动,不能给人带来精神上的震撼和意味深长的认真思索,观看这些画作,感到范宽、梁楷,八大已经渐行渐远,甚至觉得这些前贤已经成了永远不可再现的传说和故事。

让一些年轻人对当代中国画失去兴趣和信心的还有市场的原因。近年来送礼市场的静默和众多当代画家蜂拥而上参与的泡沫市场的破灭,给很多收藏者头脑里留下了挥之不去的阴影和永远的痛。纵观当代中国画市场,以嘉德拍卖公司为例,近年来每次当代中国画拍卖专场的成交额,大抵在人民币3000万元-5000万元左右徘徊,而当代艺术专场都是过亿,2023年春季拍卖会当代中国画成交额4600万元,当代艺术的成交额是2.6亿元,这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最近刚刚发布的2023年度胡润艺术排行榜进一步印证了这种市场趋势,失去了八年榜首位置的当代艺术家曾梵志又重新获得了胡润艺术排行榜的榜首。

当然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是收藏趣味在年轻的80、90后收藏者那里正在悄然发生着变化,而这一代收藏者无疑是当下和未来收藏界的中坚力量和主力军。老一代的收藏家喜爱收藏传统国画、瓷器、古籍和古董家具。而新一代的收藏者正经历着社会商品化,科技、社交媒体、人性心理都在发生着颠覆性的变革,他们收藏的志趣也不可能不发生变化,这是对潮流的追求,也是世界性的收藏趋势。新兴的收藏者,对当代艺术绘画,对珠宝玉器,对各种首饰和装饰品有着更浓厚的兴趣。

以上的原因都是外因,但当代中国画呈颓势的内因则是因为失去了自我,失去了中国画的特色,失去了笔墨的真谛和格调的情趣,失去了思想内涵和意境的追求,不但缺乏时代的印痕,就连起码的把玩和悬挂欣赏的功能都在减弱,正是因为如此,许多年轻人变得倾心于当代艺术,而对中国画失去关爱和信心,使的当下这一领域的收藏明显后继乏人。

和任何艺术一样,当代艺术也并非完美,它有不少瑕疵甚至是无奈,如创作的原创性不够,有许多作品是在拾20世纪西方当代艺术的牙慧,缺乏中国式语境表达的能力。当代艺术的创作正被人为因素的干扰和变相利用,艺术家的个体创作被绑入了有预谋的市场商业操作中,艺术家追求噱头和标新立异,陷入庸俗低下的社会异化中,急功近利的寻求被市场所认可,作品充斥着浮躁和浅薄。

为了中国文化的传承,为了体现中国文化的自信,中国画需要奋发。中国画的艺术要在水墨画的框架内不断创新,注入时代的格调和丰富的思想传承内涵,要有社会属性的传达和体现,在能启动观赏者心扉上赶上甚至超过其它的绘画艺术种类,重塑中国画的笔墨精神和灵魂。

搞当代艺术的画家与国画家都要努力创作出让观众走心和令收藏者感动钟爱并物有所值的作品,以实现自己存在的社会价值。世界的变化是很快的,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也往往令人措手不及,瞠目结舌。坚守、展现、创造是每位艺术家天生的职责与使命,时不我待,随着AI技术全方位高质量超水平的发展,艺术家们要有一种艺术使命和艺术生命的紧迫感,因为谁又能保证说这一代绘画艺术家不是人类历史上最后一代尚在社会艺术舞台中心展示并能得到人们尊敬的实体艺术家呢?